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库论坛官网

搜索
查看: 109|回复: 0

鏖战河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5 17: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清沧海事  上卷(39)

第三十四章  鏖战河湟



1872年6月11日,就在马占鳌向左宗棠投降的同时,苏丹苏里曼的特使哈桑王子,在英国伦敦,拜会了英国印度事务部政务次官凯.约翰,递交了《上英皇表》。


读者可能一头雾水,你说的是谁呀?难道是印度的一个土邦的王公吗?呵呵,我说的是云南穆斯林叛乱首领杜文秀,他在当时国际上的正式头衔是大理苏丹国苏丹。


至于哈桑王子,就是杜文秀的义子刘道衡,前面我们介绍过,《上英皇表》的内容大意是,如果英国愿意出兵侵略中国,包括云南西北在内的全国穆斯林,愿为内应,里应外合瓜分中国。


而且他还向英国维多利亚女王送了四箱石头,怕对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他还在里头塞了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中国有一个习俗,小邦向上国称臣,都要献土以示归顺,这几个石头取自大理,代表将中国四方的土地,献给维多利亚女王。”


有人可能会问,他们为什么取这样怪异的名字,而不用他们的汉语名字呢?其实,在他们看来,汉语名字才不是他们的名字,阿拉伯名字才是他们真的名字。


每一个穆斯林,都有一个阿拉伯语名字叫做经名,比如白彦虎就叫做穆罕默德·阿尤布,马化龙叫做穆罕默德·艾依乃玛·阿俩毛俩乎,他们之间都是互相叫阿拉伯名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沙特阿拉伯的麦加才是他们心中的圣地,中国只不过是他们要征服的地方而已。


刘道衡在路过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时候,企图会见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请他出兵收服突厥故土,所谓突厥故土,就是指的中国。


土耳其并不是一个正确的翻译,正确的翻译应该是突厥,土耳其人称自己是突厥人。在他们的历史观中,中国是由突厥人建立的,像三皇五帝到周武王,秦始皇,李世民等等,都是突厥人。


所以中国的土地,大部分都应该是属于土耳其人的,其间受到了刘邦和朱元璋建立的南方汉人王朝的侵略,霸占了他们大量的土地,他们有责任在必要的时候,收复这些失土!


你可能会目瞪口呆,这都在胡扯些什么呀?震惊吗?我必须告诉你的是,这是伊斯兰世界的标准历史观,曾经写在土耳其的教科书里的。


从18世纪开始,奥斯曼帝国在西方的军事打击下,节节败退,日益衰落,为了寻找统治的合法性,也是为了给自己打气,一些土耳其学者,开始编造了一个“伟大的历史”,来证明他们当权的合法性。


按照这套说法,在公元前9000年,一群土耳其人,从中亚开始,分别向东向西向南运动,建立了中东文明,欧洲文明,亚洲文明,世界上一切文明都是土耳其人创造的,世界上很多国家,土耳其都有份,这就是所谓的“突厥主义”。


这当然是一个笑话,突厥人第一次被有文字的历史记载,是在中国的隋代,但这并不重要,因为这套学说,迎合了当时土耳其人的阿Q 心态,就是天天被西欧列强爆揍,但是嘴上却说:“孙子!怎么又来打你爷爷了?!”


随着奥斯曼帝国越来越不行了,对这套谎话的需求,也就越来越大,谎也编得越来越圆。


而同一个时期,特别是在奥斯曼帝国统治的阿拉伯地区,伊斯兰教也受到了基督教的强力挤压,变成了愚昧和落后的同义词。


所以他们也急需给自己找一个说法,让自己看起来更强大一些,因此,土耳其人的这套历史观,得到了伊斯兰教上层精英的支持,变成了穆斯林的共同价值观。


所以,今天新疆的东突恐怖分子集团,总部建在土耳其,得到了海湾国家的资金援助,那是有原因的。


这套价值观,也被穆斯林极端分子引入中国,成为他们对抗中华文明,分裂中国的理论基础。


你以为新疆东突的那些恐怖分子,天天聚在一起,鬼鬼祟祟看的暴恐录像是什么?就是在学习这套理论,然后证明自己不是个中国人,而是个土耳其人,或者阿拉伯人,所以要收复突厥故土,就必须要去搞暴恐活动。


不过刘道衡到达伊斯坦布尔的时候,奥斯曼苏丹,正被西欧列强打得一脑袋都是包,根本没有心思关心什么突厥故土,而且他们心里一清二楚,那都是用来骗老百姓的,所以他就没有接见刘道衡。


不过,刘道衡会见了当地的很多宗教领袖,请他们帮助宣扬,对中国进行圣战,在阿拉伯世界募集志愿者,光复突厥故土。


之前杜文秀和马化龙,也多次以同样的名义,派人前往阿拉伯地区,寻求支援,具体起了多大的作用,历史没有记载,但是从后来的历史进程来看,新疆的中亚穆斯林入侵者,和内地的穆斯林叛军,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


当然,刘道衡所做的一切,都是痴心妄想,英国拒绝了他的提议,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和大清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双边的贸易额急剧上升,他们当然不会舍本逐末。


而且他们也知道,极端穆斯林首领杜文秀,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被云南爱国回民将领马现和云南巡抚岑毓英,率领大军死死的围在大理城内,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


话说马桂源看见白彦虎他们回来,带来了马占鳌连打了两场大胜仗的消息,让这个小屁孩儿忽然也变得信心百倍。


他心想,我徒弟马占鳌,那个油腻的中年男,他都打得赢清军,而我这个小鲜肉,自然也更没有问题了。


于是他决定,跟左宗棠翻脸,不跟他两个谈判了,西宁知府他也不干了,他决定做统领陕湟兵马大元帅,和左宗棠打仗玩。


前面我们说了,左宗棠一直想和平解决西宁问题,因为虽然众所周知,马桂源和马本源早就已经是叛乱团伙,但是至少双方还没有直接撕破脸。


如果马桂源愿意遵守左宗棠的条件,交出武器的,和极端分子一刀两断,把政权的实际控制权,重新交给新来的西宁办事大臣豫师的话,看在他是花寺门宦教主的面子上,左宗棠还是可以考虑,给他一个区人大副委员长,或者区政协副主席之类的职务干干,毕竟青海地处偏远,大军劳师远征,绝对花费不赀。


可是马桂源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小屁孩儿,没有一个准性,东一下西一下,你可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在耍阴谋,他就是智商不够,想不清楚自己到底该干什么。


所以他一会儿对天发誓赌咒,要做一个爱国爱教的好干部,坚决和穆斯林极端势力划清界限,立刻就地解散穆斯林武装,交出武器。


一会儿又突发奇想,想做伊斯兰国的哈里发,让他上交武器,他丢给你一把指甲刀,让他解除穆斯林武装,他说怕白彦虎和陕西穆斯林欺负他们,总之,你不知道他脖子上的那堆肉,到底是怎么工作的。


现在他受到马占鳌的鼓舞,忽然对打仗又来劲了,自任统领陕湟兵马大元帅,终于把左宗棠搞烦躁了,他发现,对于一个弱智,你是没有办法把道理给他讲清楚的。


于是,28岁的刘锦棠,被委以重任,担任前敌总指挥,率领18营老湘军,外加董福祥的董字三营,去用这个小屁孩唯一能搞得明白的方式,来教育他,不听大人话,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虽然两个人年龄相差不大,但是人和人是不同的,双方的境界,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高居花寺门宦的教主,西宁知府的马桂源,含着金钥匙出生,一路有人扶持,虽然今年已经29岁了,但依然还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小屁孩。


而农家子弟出身的刘锦棠,出生入死,历经磨难,虽然只有年纪轻轻的28岁,却早已是统率千军万马的百战名将,左宗棠的定海神针。


马桂源听完了白彦虎的汇报,立刻得出了一个结论,清军不难打,只要我们也给渡河的绳子做点手脚,再多修点冰堡,然后再等着哪天刮沙尘暴的时候,趁机突击一下清军,那我们不是一样也可以打一个大胜仗吗?


而且他还发现,青海的地形,跟河州其实也是很相似的,甚至比河州还更恶劣。比如说要攻打西宁,就要通过碾伯附近的大小峡谷,渡过湟水,一样的不好走,完全可以把河州的经验照搬过来,到时候清军还是一样的束手无策。


想的确实都很不错,但是问题是,他的对手是刘锦棠。


就在他一边猛修碉堡,一边还耍点小聪明,在自称是统领陕湟兵马大元帅以后,忽然又向左宗棠表示愿意投降。


他对左宗棠说,再给我几个月,我保证改过自新,把位子让给朝廷派来的豫师,其实他心里打的鬼主意,是打算拖到冬季,再正式翻脸。。


他那点小算盘,早就被左宗棠和刘锦棠识破,这年7月,就在双方还在谈的时候,刘锦棠的大军,就已经提前出发了。


这年8月初,刘锦棠的大军迅速的赶到了碾伯附近,吓了马桂源一大跳,他赶紧给刘锦棠写信说,你不要再往前走了,再往前走我害怕,一害怕了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儿,到时候你可要负全责,为了我的健康,你现在必须停下来,给我点时间,让我调节好心态,我们双方才能继续谈判。


没想到这封信一发给刘锦棠,刘锦棠立刻就停下了进攻,马桂源一看,咦,这个家伙好傻,一下就被我骗住了,于是赶快动员四处的叛军,加快在大小峡谷通往西宁一线的道路山坡上,修碉堡。


而且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马桂源有点目瞪口呆,刘锦棠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是一个名将,就跟个傻子一样,不仅仅完全相信了马桂源,而且还对马桂源派人四处去修碉堡的行为,根本就不理不睬,只是派出部队到处去收购粮食,一看就是小家小户出身,只知道吃,能成什么大事?


就这样,马桂源拼命的组织人在修碉堡,刘锦棠则是到处在收粮食,一只搞到了9月份,秋收完了,刘锦棠才开始正式向西宁发动进攻。


但是这个时候,马桂源的碉堡都修好了,密密麻麻的布在前往西宁的道路上,马桂源开始还有点怕刘锦棠,因为听白彦虎他们说,他厉害得不得了,特别能打!


可是真的打了起来,马桂源发现刘锦棠有点名不符实,他的部队,并没有吹的那么厉害,战斗力太弱,经常被挡在一个普通的堡垒前,半天都攻不下来,每天的推进速度极慢,连白彦虎他们都有点意外,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让这支部队变的不行了吗?


马桂源一看这个情况,顿时来劲了,觉得他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不就是河州战役的翻版吗?


于是他一高兴,决定把西宁城里,所有的穆斯林部队全都带上,他琢磨着天马上就要冷下来了,秋冬之交,沙尘暴是少不了的,到时候他也要依葫芦画瓢,搞一场沙漠风暴,杀刘锦棠一个片甲不留。


刘锦棠是真的不行了吗?他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呢?


花分两朵,各表一枝,我们再来说说肃州方向。


1864年8月,一个叫妥得璘的内地穆斯林,率领一大群早已潜伏在乌鲁木齐的云南,陕西,甘肃和本地穆斯林,在境外伊斯兰势力的支持下,攻克了这座城市,然后宣布建立了“清真国”,其实就是伊斯兰国的意思,他自任哈里发,国内叫他“清真王”。


这个人是哪里的人,在历史书上记载的比较混乱,很多书籍都说他是陕西人,也有说他是云南人的,现在我们知道,他是河州人,创立了所谓的东道堂。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混乱的记载呢?因为他到这些地方都参加过叛乱,所以官方搞不清楚他是哪里的人,这也很正常,因为他们其实都是一伙人。


就像前面我们说过的,云南的穆斯林叛乱,是由西北的穆斯林协助挑起的,而西北的穆斯林叛乱,领导人则是从云南回来的郝明堂和任五,还有北京回来的白彦虎,所以这帮家伙都是互相通气的,而至于幕后的大boss,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妥得璘他们在关外建立了伊斯兰国,自然就要反攻关内,但是从乌鲁木齐到甘肃,那可是连绵不断的大漠戈壁,黄沙漫漫,在当时是非常的难走。


要想把中亚的伊斯兰势力,引入内地,征服中原,最难的一段路,并不是新疆的自然险阻,而是千里迢迢,人困马乏时,来到内地的边界,被一个个的边塞雄关所阻挡,到时候进退两难。


而从新疆进入内地的这条路上,最重要的一个边关,就是嘉峪关,他的背后,就是河西走廊,一旦越过了这里,来自中亚的伊斯兰势力,就可以畅通无阻了。


说到这里,我需要强调一下,妥得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分裂主义分子,卖国贼,他后来和阿古柏之间的战斗,纯粹是他们内部为了争权夺利的狗咬狗,绝不是某些人口中的爱国义士,我会在以后的故事中,详细说明。


妥得璘为了把中亚的伊斯兰势力引入内地,于是就派一个叫马四的肃州本地人回来,策动肃州发动叛乱,夺取河西走廊的控制权。肃州就是今天的酒泉,旁边就是嘉峪关。


为什么要这个叫马四的家伙回来发动兵变呢?因为以前负责这一带防御的将领,甘肃提督索文,也是一名穆斯林,所以他招募的士兵全部都是穆斯林,而马四以前是个联防,和这些人都有交情。


于是马四回去以后,就找到了他的旧日死党,驻守嘉峪关的穆斯林蓝吉珍,通过他,马四把从中亚一代听来的极端思想,给这些人灌输一番,立刻就把这帮家伙,变成了随时可以去当人体炸弹的傻逼。


于是,他们趁着驻守嘉峪关的最高领导,去兰州开会的时候,发动了叛乱,占据了嘉峪关,同时传帖周围的穆斯林,让他们一起暴动。


本图片来自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陈淮先生的微信公众号《新河书院》,想了解河西走廊的朋友,可以去关注此公众号。


这个消息迅速传到了不远之处的肃州城,也就是今天的酒泉,城里负责治安的满人将领恒龄,觉得要先发制人,先把那些蠢蠢欲动的穆斯林抓起来。


但是最高军事长官,满人将领成桂,知州陈墉坚决反对,害怕破坏了和谐社会,导致维稳工作的失败。


特别是知州陈墉,还是一个书呆子,他决定要跟这帮极端穆斯林去讲讲理,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让他们不要叛乱,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你说这不是大傻子做的事吗?既然他们极都极端了,你还有什么理好和他们讲的?


果然,当他出去和他们讲理的时候,立刻被他们拿刀劫持,然后,等到晚上的时候,又用刀逼着他来到了城门下面,骗开了城门。


本图片来自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陈淮先生的微信公众号《新河书院》,想了解河西走廊的朋友,可以去关注此公众号。


接着马四率领叛乱的穆斯林冲了进去,就是一阵屠杀,恒龄战死,除了成桂和陈墉以外,所有的官员都被杀死,至于老百姓,又经历了一次南京大屠杀,写西北穆斯林叛乱杀人,写的我都麻木了,有时候居然觉得,死了几万人的,在那个年代,都不算个事儿。


总之,发生在肃州城里的,就是各种的惨,各种的无助,各种的丧尽天良,当然,对于穆斯林极端分子来说,他们本来就没有天良。


那么他们为什么不杀成桂和陈墉呢?因为这个马四,非常的狡猾,他接下来做的事,就是逼着成桂和陈墉,向朝廷上奏,一个叫马文禄的勇敢回民战士,消灭了一个叫做马四的极端穆斯林暴恐分子,领导的叛乱,请朝廷嘉奖这个马文禄,把他升为当地的总兵官。


那么谁是这个马文禄呢?当然就是这个马四了!


由于地处边塞,信息闭塞,这件事在很长时间里,朝廷都不知道真相,而马文禄也因此,加入了公务员队伍,成为了当地的实际最高行政长官。


从此以后,内地的穆斯林就可以和中亚一带的穆斯林,一直到遥远的沙特阿拉伯麦加,畅通无阻的进行交流了,他们终于可以随意四处传播,用伊斯兰教的力量收复突厥故地,把中国全盘穆斯林化的极端思想。


后来,朝廷决定派人到新疆去维持局面,有人推荐了胜保的部将成禄,担任乌鲁木齐将军,打通河西走廊。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胜保?就是那头喜欢赶风口的猪,前面我们讲过他的故事。


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成禄既然是他的部将,自然也就不会是什么好鸟。


这家伙走到肃州附近一看,咦,原来这里被极端穆斯林占领了!


他一想,我要是上报的话,朝廷肯定叫我去攻打他,干脆,我也不给朝廷说,我也不出关了,就躲在附近,拿着军饷吃喝玩乐算了。


于是他就带着自己的部队,在距离肃州不远的高台县,一下子住了八年,整天吃喝玩乐。


高台县骆驼城


由于当时西北穆斯林叛乱,造成通过甘肃宁夏的通讯不畅,驿站大多被叛乱的穆斯林占领。


如果河西走廊的官员,要想和北京沟通一件事,或者北京想搞清楚,河西走廊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都要走蒙古绕道。


这可绕了一个大圈子,一来一去,都要半年以上的时间,所以要说清楚一件事情,多来回几次,几年就过去了。


而成禄又是满人,朝里自然有人关照,再把他的信稍微拖延一下,久而久之,大家都忘了,还有这一号人物呆在这里,拿着朝廷的俸禄,屁事不干,整天花天酒地,只把塞外当江南了。


1868年,这件事,终于被传到了当时的代理陕甘总督,穆图善的耳朵里,穆图善虽然和左宗棠政见不同,但是他的出发点,除了争权夺利以外,也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自己也相信,他那套做法对朝廷更好。


虽然他也误了很多事,但是至少,他本人也还是想做一番事业的,并不是那种只为了吃喝享乐,完全道德沦丧的官员。


听到了河西走廊的情况,他终于也忍不下去了,于是他就命令甘州提督杨占鳌,(甘州就是今天的张掖市),率领12营当地士兵,进攻酒泉,同时要乌鲁木齐将军成禄配合,一旦打通通道,让他赶快滚蛋,去新疆赴任。


但是占领酒泉的这个马四,也就是马文禄,是一个狡猾之极的家伙,他知道杨占鳌肯定不把他放在眼里,于是就将计就计,并不派兵回击,反而派人沿途给杨占鳌的部队送吃送喝,送锦旗,送各种高帽子,为杨占鳌做大脑按摩,表示自己绝对不敢和杨占鳌对抗。


等杨占鳌率兵到了肃州城边,也就是今天的酒泉,他安排成群结队的老年人,跪在入城的吊桥两侧,手上全都捧着三炷香,对杨占鳌顶礼膜拜。


杨占鳌一看这场面,心想,这家伙真的是一个怂货,而且他作为一个不大的武官,这么多人,如此热热闹闹的夹道的欢迎他,其实他也从来没有享受过,难免就有点飘飘然了。


于是,杨占鳌不顾部下的劝阻,居然为了享受众人的顶礼膜拜,他独自一人,走在部队最前头,他神采奕奕,笑容满面,频频的向欢迎的群众挥手示意,第一个跨过了吊桥。


结果他刚一过吊桥,立刻被人从马上扑了下来,后面的士兵刚想来救,对方早已把吊桥拉起。


接着发生的事,就让杨占鳌万分尴尬,比死都还难受,他被剥了一个精光,然后赤身裸体的被五花大绑,以一个最不雅的姿态,先被展示给他手下的士兵,然后又被拉着展示给全城的民众。


就在杨占鳌羞愧难当,只求一死的时候,突然,他又被带回了马文禄的府上,马文禄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大声的呵斥周围的士兵,然后拿来最好的衣服,请他穿上。


接着马文禄又请杨占鳌处罚自己,用鞭子抽自己,这些举动,直接把杨占鳌给搞懵了,然后马文禄说着说着,又要和杨占鳌两个结拜兄弟,而且当场就要歃血为盟。


你可以想象,杨占鳌这个大老粗,拿给马文禄这样一番心理摧残,神智已经彻底恍惚,精神已经完全失常,从此以后,死心塌地的变成了马文禄的小弟。


回去的路上,他怕自己的丑态,被成禄传出去,成为官场嘲笑的对象,自己也就无脸做人了,于是,就按照马文禄的意思,坑了成禄一下。


他故意给成禄一个假情报,让他的部队陷入马文禄的包围之下,被打得丢盔卸甲,这样两个人就扯平,以后谁也不敢揭发谁了,从此,他们都被马文禄玩弄于股掌之间。


1871年,俄国出兵新疆伊犁,并企图侵占乌鲁木齐,朝廷命令成禄立即出关,前往乌鲁木齐,可是成禄早就被马文禄给玩残了,别说出关了,连肃州他都不敢去。


所以说了半天,最终还是只能由左宗棠来解决这些问题,1871年底,左宗棠命令黄鼎的部将徐占彪,带领川军12营,约6000余人开赴河西走廊,协助成禄率军出关,更准确的说,是逼他出关。


徐占彪也是四川人,是黄鼎这支奇葩部队中的一名领军大将,随黄鼎入陕,打过了所有的战役,也是勇将一名。

徐占彪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黄鼎的川军已经既不奇,也不葩了,全体都改装了现代化新式武器,由后膛洋枪和洋炮组成,和其他军队一样了。


黄鼎因为自己有病,再加上父亲去世,所以回家守孝兼养病,军队就由徐占彪带领,他一接手,就要啃一个硬骨头,狡猾到了极点的马文禄,而徐占彪能斗得过他吗?谁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马文禄不仅仅聚集了大批的陕西穆斯林,这些都是久经战斗的死硬分子,而且更可怕的是,3000多名来自中亚和新疆的穆斯林圣战者,他们骑着马,带着新式的火枪,已经越过沙漠,也从新疆来到了肃州,增援马文禄来了。


他们和侵略新疆的阿古柏有很深的关系,甚至很有可能,就是阿古柏直接派来的军队,关于这一点,我会在本书的最后一章里,讲一下我的研究结果。


不过,这件事也说明,在中国每一场穆斯林叛乱的背后,都一定有外国人的影子,就像今天新疆的每一个恐怖分子背后,肯定有来自海湾的某些国家的支持,这些支持者表面上和世俗政府无关,是一股庞大的宗教势力,但是真实情况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就像美国人总是觉得,911和沙特政府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是它们却没有明确的证据,所以也就无可奈何一样。


今天,在新疆那些暴乱恐怖分子的背后,同样也闪烁着,中东某些势力的影子,在阿拉伯人的书架上,特别是土耳其,鼓吹收服突厥故土,征服中国,然后使之伊斯兰化的书比比皆是。


当然,这是下一本书的内容,平定新疆那一部分,我会把它讲得清清楚楚,这里我们就不多扯这个问题了。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现在西宁又发生了什么事。


前面说了,马桂源觉得刘锦棠名不符实,哪里是什么名将,分明只是一个菜鸟而已,于是他就决定率领西宁城里的所有穆斯林,倾巢而出,去大小峡谷,寻机灭了刘锦棠。


西宁道台郭襄,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夸奖马桂源有见识,智商高,能发现常人所看不见的东西,此去一定会大获全胜。马桂源听了以后,别说心里有多高兴了。


说起来也真是诡异,马桂源,郭襄都是国家任命的正式干部,而知府衙门里,居然同时还站着,白彦虎,禹得彦,崔伟,毕大才等等这帮朝廷的通缉犯,而他们讨论的事,居然是去攻打国家的正规军,左宗棠麾下的刘锦棠部。


不过,马桂源并不知道的是,郭襄其实就是一个卧底,当初马桂源他们,发动暴乱,残害青海省内的各族百姓的时候,郭襄就发誓,要把这帮家伙全部绳之以法,现在,他终于看到机会了,秘密和刘锦棠建立了联系,两个人开始唱起了双簧。


马桂源率领穆斯林主力出征,留下马永福防守西宁城,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马永福早就被郭襄给策反了,结果他们一出城门,城里立刻就发动了起义,断了马桂源的后路。


这一切,其实都是刘锦棠和郭襄他们秘密商量好的,刘锦棠对自己能获得军事胜利,没有丝毫的怀疑,但是他最害怕的是,马桂源逃跑,和他打游击。


青海是全国面积第四大的省,想当年雍正朝,年羹尧为了对付青海的叛军,也是费尽心机。


当时年羹尧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战场上谁高谁低,而是找不到对方,结果他用了几年的时间,出动几十万大军,耗费银两无数,终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找到了对方的主力,和他们决战,才获得了胜利。


因此,如果马桂源一旦决定,要在青海和刘锦棠打游击,那这场战争,至少要延长三到五年,多花个一两千万两银子,都未必分得出高低。


所以刘锦棠必须要装傻,必须要示弱,确保马桂源和他决战,所以马桂源修堡垒他装着没有看见,因为刘锦棠知道,马桂源修的越多,他就越舍不得放弃,虽然会增加刘锦棠进攻的难度,但是能确保马桂源和穆斯林叛军主力,会在这些堡垒里和他决战,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同时这年8月,刘锦棠没有立刻进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要釜底抽薪。刘锦棠故意出比市场高一倍的价格收粮,导致当地农民,为了占小便宜,几乎把所有余粮,甚至部分口粮都卖给他,这样,当马桂源想要流窜的时候,就算当地人支持他,也没有粮食喂饱他了。


现在,刘锦棠知道,马桂源已经落入了他设好的陷阱,没有必要再装了,于是,他决定要露出自己的獠牙了!


守卫堡垒的穆斯林叛军们忽然发现,一门门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大炮,开始被拉上了战场,不是老式的12磅法制或者美制拿破仑炮,也不是英制阿姆斯特朗前膛炮,那些东西太笨重,不适合山区作战。


这些是德制75毫米克虏伯后膛野战炮,使用的不再是球形炮弹,而是前端呈卵形的圆柱体炮弹,这是现代榴弹炮的开山鼻祖。


现在,这些大炮,被拉上了阵地,对准了穆斯林军的堡垒,等待马桂源他们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水库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79群.1群又称元老群。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7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水库微信群二维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