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库论坛官网

搜索
查看: 97|回复: 0

太阳照常升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5 17: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清沧海事  上卷(32)

第二十七章  太阳照常升起

罗马主义




就在刘松山被打下马的那一瞬间,所有的湘军士兵全都傻了。因为刘松山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统帅,也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和其他部队不同,刘松山部实际上很少打硬仗,很少有伤亡。因为刘松山在战场上,名气太大了,实际上已经成了战神的代名词。


虽然很多人并没有真的跟他交过手,但是只要听到他来了,大家的正常反应,要不就是跑了,要不就是躲起来,没有人会选择和他做对手,更没人会去和他死磕,所以他的部队,一般总是追着别人打。


而正因为老是追着别人去欺负,所以就显得更加强大,反过来也让神话变得更加神,以至于所有的将士,都相信只要刘松山在,他们就是战无不胜的。


所以他们是西北军中的明珠,总是更加被宠爱,更加被呵护,他的部队总是能得到最好的装备,最优的粮饷,以及最多的赞誉。


每一个刘松山的手下,无论走到哪里,只要一报自己的老大是刘松山,就立刻被人高看一眼,而周围其他部队的,也会不自觉的,感觉似乎矮了一头下去。


所以当刘松山坠下马时,每一个湘军士兵都崩溃了,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他们的神也会倒下。


就在所有的湘军士兵,目瞪口呆,大脑死机的那一刻,穆斯林骑兵已经发动了全面的冲锋。


离穆斯林最近的一些营队,已经被穆斯林骑兵冲得七零八落,士兵在田野里四处乱窜,无助的乱跑,有的被战马撞倒,有的被骑兵砍杀。


而相隔较远的一些营队,就像一堆堆呆呆的企鹅,站在那里,只是傻傻的看着一切,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教主站在金积堡的城墙上,看着这一切,欢欣鼓舞,他不断的诵经感谢真主,更感谢自己的妙计,胜利的天平已经向他倾斜,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完胜左宗棠了,在西北大地上,他才是能笑到最后的人。


金积堡外的战场上,就在这短短的一眨眼工夫,刘松山的部队,就已经有好几名营官,稀里糊涂的倒在了穆斯林的刀下,一半以上的士兵,都在无目的的瞎跑,眼看就要全军覆没了……


曾国藩来到了天津以后,经过一番调查,立刻就搞清楚了事实的真相,但是没想到,他刚一公布结论,马上就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公敌。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曾国藩发现,这事的起因,就是因为天津的老百姓愚昧无知,居然相信什么,天主教会拿小孩的器官,去做药引子这种谣言,然后无理取闹,围攻教堂,由此引发了这场冲突。


于是,他就决定先发一个安民告示,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给这个事情来一个官方定性,可是没有想到,这一下就捅了马蜂窝,顿时舆论哗然,所有的人都骂他是汉奸卖国贼。


你可能会诧异了,难道他做的不对吗?他做的当然没有错,但是问题是,其他人可不这么看这件事,他们认为,事情是法国人挑起的,如果不是法国领事丰大业蛮横无理,先开枪伤人,怎么会发生这件事呢?所以,责任不在天津市民,全部都在法国人那一方。


而现在,你曾国藩不仅罔顾事实,不去据理力争,还一味的袒护洋人,指责自己的同胞,把奋起自卫说成是寻衅滋事,你不是汉奸卖国贼,你又是什么呢?


这些人为什么会这么看问题?其实一点儿都不奇怪,因为他们都怀着满腔的爱国主义热情,来看待这件事。


而什么是爱国主义呢?说简单一点,就是我们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只想着自己,凡事我们都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只能是我们占便宜,决不能是我们吃亏。


而什么是极端爱国主义呢?那就是不仅仅我们要占便宜,而且还要占大便宜,如果对方不同意,那对不起,揍他们。



当然,这不是说爱国主义不好,爱国主义绝对是一个好东西,如果大家都不爱国,那这个国家就不可能强大。


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如果你在处理国际关系上时,死抱着一个爱国主义不放的话,那就相当于人和人打交道过程中,你抱着极端利己主义和人谈事,其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曾国藩居然说是天津市民不对,责任在我们这一方,让我们输了理,占不着便宜,那大家就觉得,曾国藩不爱国。


这要是换了一般人,面对着这样强大的舆论压力,估计立刻就手足无措了,只会屈从于沸沸扬扬的所谓民意,同洋人胡搅蛮缠,非要辩出一个是非高低,那结果肯定是针尖对麦芒,事态会越演越烈,最后就只能刀枪相见,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


但是曾国藩知道,他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激化矛盾的,况且不管怎么说,是你中国人杀了对方几十个人,烧了对方的教堂,自己只死了一个人,这是事实。


如果你非要强词夺理,为这件事找理由,那这事儿也就没法解决了,这个后果,大清可承担不起,所以曾国藩的解决方法很简单,就事论事,杀人偿命,烧房子赔钱。


一开始法国人也是气势汹汹的,要价很高,曾国藩就先不急着跟他们谈,他先去找那些挨了误伤的其他外国人谈,先把这些国家摆平了,确定出一个赔钱的标准,然后再拿这个条件去和法国人谈。


这样法国人就不好说什么了,因为其他国家的人都接受了这个条件,说明这个条件是合理的,你法国人要是不接受,那就是不讲理,对不对?


在这次谈判中,由于曾国藩的翻译是容闳,他在美国生活过很久,对西洋人的那一套价值观,一清二楚。


所以他给曾国藩做参谋,整个事就办得有理有节,最后,双方很快达成协议,决定处死当天杀人的18个暴徒,充军流放25人,并将天津知府张光藻、知县刘杰革职充军发配到黑龙江,赔偿外国人的损失46万两白银。


消息传到北京以后,慈禧太后大喜过望,这比她原来预估的心里价码可低多了,在此之前发生的杀害洋人的事情,除了惩办凶手以外,一个人通常都要赔几十万两的银子,而这次二十几个外国人被杀,她原以为要赔出一个天文数字来,没想到就这么轻轻松松就解决了。


可是慈禧太后还没有来得及笑出声来,朝廷上的大臣们一听到这个消息后,全都炸了锅,个个都是义愤填膺,认为曾国藩你会不会办事啊?!明明是该外国人向我们赔礼道歉,补偿我们的损失,怎么你却搞成了我们向外国人赔钱,还要屠杀自己的同胞?!


所以大家都气得不得了,一致认定,曾国藩就是一个卖国贼,这是一份卖国协定,奇耻大辱,丢了中华上邦的颜面,绝不接受,必须和法国开战。


慈禧太后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心里也是气得不行,她想,如果这份协定都不合理,那什么协定才算合理?合着我们动手杀了别人,还要别人向我们赔礼道歉,这不是谈判解决问题,是欺负人好不好,照你们那个想法,那非得跟别人打一仗不可了?!


可是想当年,法国人和英国人来火烧圆明园的时候,你们这帮家伙都在哪里?再打,拿什么打?看来不把这紫禁城也烧了,你们不高兴是不是?合着烧的不是你们家,你们不心痛是不是?


可是朝野内外,到处都是求战之声,至于究竟怎么打,打不打得赢,从哪里调军队?从哪里筹钱?具体的这些细节问题,可能产生的后果,偏偏没人关心。


一个个只是发誓赌咒,说这是吃了大亏了,必须打,现在全国上下,团结一心,同仇敌概,绝不能贪生怕死,必须要拼死一战,一洗国耻。


在这种舆论环境之下,所有的人都生怕别人说自己是胆小鬼,卖国贼,全都跟着附和,朝堂上下,没有一个人支持曾国藩,这可把慈禧太后急坏了,你们这是逼着我往火坑里跳啊!这该怎么办呢?


再说俾斯麦这边,他究竟把电报改了些什么呢?原来,威廉一世的原文,是让他把法国大使劝走,别在那里啰啰嗦嗦,影响他度假,如果法国大使实在不放心,可以等他回到柏林上班的时候,再慢慢谈也不迟。


可是到了俾斯麦的笔下,就变成了另外一番味道,大意是,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认为,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目前处于更年期,一天到晚,神经兮兮,派来的大使,也患有经前综合症,随时都语无伦次,烦躁不安,看来法国人都有病,所以我决定,不和这些老娘们谈了,让她们立刻滚蛋,以后再也不想见她们的面了。


然后他就把这份修改过的电文,让报纸立刻发表,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欧洲。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看到以后,差点没有气晕过去。


而法国的民众也受不了了,这简直是侮辱了伟大的法兰西民族,士可忍,孰不可忍,必须教训一下傲慢的德国佬,让他们学会说人话。


于是,英明神武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顺应民意,向普鲁士正式宣战!然后亲率50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赴普法边境。


就在这个时候,李鸿章和刘铭传带领的40营淮军,已经到达了潼关,正准备加速赶往甘肃前线,接替左宗棠。



但是李鸿章突然收到了北京发来的800里加急文书,让他星夜启程,迅速赶回北京,而刘铭传和40营淮军,则先留在陕西待命,至于是否接替左宗棠,等候命令。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朝廷上那帮喷子,越闹越上瘾,现在更是蹬鼻子上眼,非要慈禧太后,马上否决曾国藩的处理方案,严惩曾国藩,同时立刻和法国开战。


可是慈禧太后知道,这使不得呀,这是找死呀!但是放眼望去,朝廷上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公开支持她,所以她必须要找一个明白人来当她的政治援军,而且还得有足够的能力来摆平这件事。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给他出了个主意,这事儿如果要想顺利解决,非李鸿章莫属,慈禧太后一听,对呀,李鸿章肯定会站在她这一边,于是她立刻发出800里加急文书,调李鸿章先别管西北的事了,马上回北京,先处理这个迫在眉睫的危机。


结果李鸿章就被调走了,可是为什么刘铭传也不用马上带着40营淮军,去甘肃了呢?他也是能力超强,号称天下第一能打的名将,就算李鸿章不在,他也可以去甘肃前线呀,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


话说袁保恒知道了左宗棠的计策以后,一方面是高兴,西北之战,终于看见了曙光,另一方面却也是担忧,他知道左宗棠这个人办事认真,凡事认死理,得罪的人真不少,平常就是没有事,大家都还想挑他的刺儿,现在他下的这盘大棋,这内幕一般人是看不明白的,而且以左宗棠的脾气,也不屑于向别人去解释,万一被他的政敌利用,坏了大事,那可就不好了。


袁保恒


所以袁保恒在后方,一直也是提心吊胆,时时刻刻都注意着朝廷的动向,果然,不出他的预料,还真就出事了,朝廷把左宗棠连贬了两级,而且派李鸿章和刘铭传前来的西北,摆明了就是准备替换左宗棠。


于是袁保恒再也坐不住了,他觉得必须做点什么,因为他相信,只有左宗棠,才是解决西北问题的最佳人选,而他的那一套方案,也是最佳方案,其他人来了,未必能比他做得好,甚至有可能把事情搞砸。


可是要如何才能帮一下左宗棠呢?让他能按自己的想法继续进行下去呢?这事确实也不好办,因为左宗棠的那一套计划,都是不能摆在台面上说的,属于政治不正确的。


这事袁保恒想了很久,他倒是想出了一个办法,但是他一直却不想用,因为那有点不光彩,况且他和李鸿章的关系也非常好,也不想得罪他。


但是现在已经火烧眉毛了,再不用就来不及了,所以犹豫再三以后,他提笔给北京的一个人写了一封信,他知道这封信能为左宗棠赢得时间,证明自己的能力。


李鸿章一回到北京,就发现铺天盖地的,到处都是骂曾国藩的标语,就连湖南会馆外面,也贴了一副对联,嘲弄曾国藩。


上面大意是这样说的,曾国藩是古今中外,最阴险的奸臣,如果他早死一年的话,大家还以为他真是郭子仪转世,中兴名臣,那就被他蒙骗了,可是他晚死了几天,结果暴露了他的马脚,原来是秦桧复活,出来就是为了祸国殃民的。


李鸿章无奈的只能摇摇头,他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事儿不那么简单,就算有那么一群人,是出于爱国激情,对曾国藩的决定表示不满,可是如果没有上层的支持,那这事也闹不了这么大。


那么李鸿章的想法对不对呢?他还真没猜错,确实有那么一大群守旧派,早就对曾国藩李鸿章看不顺眼了,他们觉得再不打压一下这些人,皇权就不稳了。


虽然慈禧太后并不抱有这种想法,因为对她来说,这是玩火,万一弄巧成拙,就会烧到自己的身上来。


可是那些满清的权贵并不这么想,他们想借这个机会,把新兴的曾国藩和李鸿章这些汉族势力彻底搞臭,把军政大权重新掌握到自己的手里来。


李鸿章发现,让他回来,说起来是给慈禧太后站台,可是稍有不慎,那就变成了跳火坑,那么是谁给慈禧出的这个主意呢?原来是翁同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说来话长,我们后面慢慢给大家讲。


再回到西北战场上,就在陕西穆斯林马政和的骑兵,把湘军冲得七零八落的时候,突然有一支骑兵,大约有一千多人,冲了过来,为首的一个人,直奔马政和,对着他劈面就是一刀。


马政和吓了一跳,侧身闪开。他忽然觉得这个人身影很熟,回头一看,居然是董福祥,顿时怒不可遏:“好你小子,当了朝廷的走狗,看我先弄死你”。


这个想法不仅仅出现在马政和的脑袋里,所有的陕西穆斯林骑兵也都产生了同样的想法。这几年在黄土高原上,他们和董福祥之间的恩恩怨怨太多了。


接着所有的陕西穆斯林骑兵,都放下了眼前的湘军,调转了马头,开始去围攻董福祥和他的一千多骑兵。


于是董福祥在前面跑,一万多骑兵在后面追,隆隆的马蹄声,让整个大地都在颤抖,飞溅的尘土遮天蔽日,声竭力嘶的呐喊,撕心裂肺的哀嚎,让人胆战心惊。


刘锦棠和其他人一样,最初听到士兵们在狂呼,“大帅中枪了”!“大帅阵亡了”!他也蒙了。然后就遭到了陕西穆斯林骑兵的冲击,他也跟着大家一起乱跑。


就在陕西穆斯林骑兵调转了马头,去攻击董福祥的那一刹那,电光石火之间,刘锦棠突然一下子明白了,现在挽救全军的责任,已经落在了他的肩上。


于是他突然张开嗓子喊,“大帅有令,结圆阵”!然后他还让周围的亲兵跟着一起喊,接着他扯下了一个依然傻乎乎骑在马上,不知所措的传令兵,翻身上马,纵马在乱军中狂驰,一边大喊:“大帅有令,结圆阵”!


然后他冲到了中军帐前,大声的呵斥那些呆若木鸡的鼓手和号手,命令他们立刻击鼓吹号,同时跑到刘松山的帐前,举起大旗开始挥舞。


“大帅有令……”原来大帅没有死呀,士兵们忽然觉得又有了寄托,再加上听到了军号和战鼓的声音,又看见中军大旗正在挥舞,所有的士兵都放下了一颗心,停止了乱窜,在多年训练出来的本能驱使下,回到了各自的战位。


教主最初看见陕西穆斯林的骑兵,把湘军冲的七零八落,心中忍不住一阵又一阵的激动,胜利就在眼前,而且一定是一场名垂青史的歼灭战。


然后他又惊讶的看见陕西穆斯林忽然调转了马头,放下眼前的湘军,转身去攻打董福祥,接着湘军停止了乱窜,开始结阵了,他急的张开了嘴,大口的喘气,全身颤抖,下巴都合不起来了,心几乎也快停止了跳动。


于是他激动的对他儿子马耀邦说:“你去把马政和那个蠢货给我喊回来,别理董福祥,去攻湘军,攻湘军!”然后他又开始紧张的念经,摊开双手,看着上天,祈求他的神,再给他一次机会。


但是看来他的神抛弃了他,胜利之门只开了一个小缝,让他瞟了一眼,然后就关上了。


刘松山的湘军,武器装备上比穆斯林先进两个时代,全军清一色洋枪洋炮,而且大部分是夏普和德雷赛单发后膛步枪,斯潘塞和亨利式连发步枪,还有少量的加特林机枪。


虽然有点儿像今天的印度军队,装备的是万国造的大杂烩。可是却全都是当时世界上,能买到的所有最先进的武器,这是红顶商人胡雪岩,在上海的十里洋场,花大价钱为左宗棠淘来的。


所以当马政和的骑兵再回来的时候,事态已经发生了转换,他们变成了待宰的羔羊,湘军在刘锦棠的组织下,已经结阵成功,现在迎接他们的,是密集的弹雨,冲锋已经变成了毫无意义的送死。


他们要为那一刻的错误决定,付出沉重的代价,马政和和数千名骑兵,被密集的弹雨刷下了战马,成千上万名拿着大刀长矛,抬枪,鸟铳和少量洋枪的步兵,倒在了他们多年来耕种的土地上,变成了肥料。


在留下了数不清的尸体以后,穆斯林崩溃了,大家掉过头来,一哄而散,拼命的逃回自己的堡寨。


于是刘锦棠命令,攻下马五寨,替刘松山报仇。士兵们集中了所有的火炮狂轰寨门,又架起了云梯,冒着一锅锅倒下来的沸油,劈头盖脸砸下来的砖瓦,不计死伤的向上猛攻。


仇恨是如此之强,无需动员,也没有人能挡的住他们,他们爬上了墙头,砍倒了他们见到的每一个人,攻入了寨门,放火烧掉了每一样能烧掉的东西。


教主站在金积堡的城墙上,呆呆的听着马五寨里的哀嚎,看着马五寨里的大火,一夜未眠,直到天亮,大火已渐渐熄灭,他依然站在城墙上,望着马五寨的残垣断壁出神。


他的儿子马耀邦过来告诉他,湘军已经连夜撤退,退出了金积堡地区。他只是哦了一声,然后依然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再说北京城里,慈禧太后见到李鸿章后的第一件事,果然就是要他出面解决天津教案,没想到李鸿章一口就答应了,这大大出乎慈禧的意料,让她心里感激的不得了。


不过李鸿章提了一个条件,如果他需要人帮忙的话,不论是任何人,都必须无条件的跟他去,慈禧现在一脑子只想着快点把这事解决了,一听这个条件,想都不想,连忙答应。


看见李鸿章这么爽快,朝廷上的大臣,却在暗自冷笑,大家心里都在想,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傻呢?一点政治敏感都没有,看来果然不过是一个政治暴发户而已,等他回来的时候,一样的身败名裂,不由的大家都在幸灾乐祸。


李鸿章有那么傻吗?他一点儿都没有发现这是一个坑吗?当然不是,他狡猾的要死,他早就敏锐的感觉到,有人想借机整垮他和曾国藩,不过他有对策,按他自己的说法,那叫做痞子腔,实际上就是耍无赖。


干这样的正经事,耍无赖有用吗,那要看是谁耍的,怎么耍的,这也是要有技巧的。


他出发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各个保守派的大臣,那些叫得最响的人,然后一见面,就请这些人给他出主意,当然,这些人肯定是出馊主意,都是让他怎样和法国人较劲儿的,喊打喊杀的办法,借机捉弄他。


但是李鸿章却摆出一副装猪吃象的架势,一脸的虔诚,听完这些人的馊主意以后,立刻装出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大声叫好,然后拉住对方的袖子说:


“大哥,高招,让小弟我茅塞顿开,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样,现在咱俩一起去见慈禧太后,要求一起去天津,你负责实施这个建议,主持全面工作,我来给你打下手,搞后勤,怎么样?”


对方一听他这么说,立刻被吓得魂飞魄散,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赶忙推辞,这玩意儿在嘴上说说没关系,如果真的去了天津,敢和外国人这样叫板,万一酿成战争,再打个败仗,那慈禧太后不灭了他九族才怪。


所以对方肯定坚决推辞,而李鸿章也故意装傻,不依不饶,坚持要拉对方去见慈禧,不停的吹捧对方,“大哥,这样的高招,你不在现场,我可用不好啊,所以你必须去。”


一来二往的,看见把对方都吓得要尿裤子了,李鸿章就给对方找一个台阶下,:“大哥,小弟的才能不如你,你又不肯亲自去,你这些高招我肯定办不到,要么你看看,我最低应该达到一个什么要求?”


这样一来,对方就不敢再胡说八道了,就赶忙对李鸿章说,要不听听你的意见?李鸿章看见时机差不多了,就说:“要不这样,咱们尽可能的向你的目标努力,如果实在不行,也就只能采纳曾国藩的方案了,你看怎么样?”


对方现在自然不敢多言多语,急忙连声附和,最后,李鸿章再给他来一招狠的,出门的时候在撂下一句话:“今天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一会儿我就把你这个意思,汇报给慈禧太后,她老人家一定也会赞同你这个看法的。”


说完之后,立刻扬长而去,搞得对方哑巴吃黄连,这下在朝堂上,就算是李鸿章一字不变,照着曾国藩的协议做了,他也不敢再攻击李鸿章了,因为他现在这个表态,已经被上报给慈禧了,到时候再变,那就是和慈禧作对了,他可没这个胆儿。


就这样,李鸿章把那些骂的最凶的,想要借机整他们的保守派,全部拜访了一遍,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帮人全都是一群怂货,上不得台面,一个个都被他用这一招制服。


这样,李鸿章终于可以放放心心的去天津了,只要他做的比曾国藩好一点点,那就是大胜,即使不行,被迫只能接受曾国藩的协议,那也没人敢骂他了。



西北战场上,天刚麻麻亮,但是雷正绾和黄鼎的心情异常沉重,昨天一天,穆斯林们像疯了一样,对他们两个发起了空前猛烈的进攻。


要不是出发之前,两军各得了一千多只亨利式弹仓步枪,黄鼎的彝军也全部改装成了火枪兵,换装了恩菲尔德1853式步枪,他们很可能就看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但是他们也已经几乎耗完了所有的弹药,今天他们必须要和对方拼刺刀了,也许真的就要为国尽忠了,很可能今天,就是他们最后的一天了。


太阳已经从黄土高坡上升起,两人的阵前,到处都躺满了死尸和死马,苍蝇在嗡嗡的乱飞。士兵早已经列好了队,他们做好了决死的准备。


太阳越升越高,包围了他们二个多月的穆斯林,却左等右等也不出现。士兵们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有些士兵已经开始骂骂咧咧的。


“龟儿子些,搞些啥子名堂?紧到不出现,要弄就快点儿来塞,再等老子就要冒火了。”


看见四周突然变得静悄悄的,雷正绾和黄鼎一样也很诧异。他们派出了搜索队,四处查看,但是一个穆斯林也见不到了。


穆斯林都跑了,我们打赢了!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的士兵都激动热泪盈眶,高声欢呼起来,黄鼎下令,把好吃的都弄出来,今天打牙祭。


几天前,白彦虎急急忙忙的来到了金积堡,找到了教主,他也不顾礼仪了,劈头盖脸就问:“总阿訇,怎么还没有把粮给我们送上来,我们都已经断粮半个月了,现在全靠杀马吃,有些地方都在吃人肉了,你要再不送来,我们就没办法继续围雷正绾和黄鼎了,只要再加一把劲儿,他俩马上就要崩溃了。”


但是他发现教主似乎已经蔫儿了,失去了往日的自信,再也没有那种运筹帷幄,睥睨天下的感觉,变得又老又憔悴。


“没粮了。”教主头也没抬,目光呆滞的望着墙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白彦虎也知道,去年金积堡没有收成,都被刘松山给毁了,但是他只是觉得教主应该底子很厚,没想到这么快就耗完了。


白彦虎一时感到泄气,也坐了下来,过了很久,他对教主说:“要不我们放弃金积堡,带着所有的人前往西宁和河州,死守六盘山,另外再寻找机会。”


可是教主并不回答他,只是嘴里不停的念念叨叨的说:“我本是一个念经人,从来没有想当皇帝的呀……我本是一个念经人,从来没有想当皇帝的呀……”


白彦虎默默的望着教主,过了很久,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走出了门外,对着所有的穆斯林说:“金积堡已经完了,愿意跟我走的,现在就出发”。


夜深了,左宗棠依然在烛火之下,处理着各类文书,他看着一封封各地发来的战报,长舒了一口气,他知道,他的战略已经成功了,只剩下最后一击,就可以打垮金积堡了。


不过,虽然他度过了艰难时刻,但是很可能,他也享受不到胜利的喜悦了,尽管李鸿章已经回北京了,但是刘铭传还留在陕西,随时可能取代他。


万一真的发生了,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很可能被大家所忽略,大家所能记得的,都是他的那些挫折和磨难,而无视他的心血,他的汗水,他也将无处申辩,蒙受不白之冤。


这一年,他已经59岁了,从他50岁踏入江湖的那一年开始,他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有屈辱也有荣耀,现在这一切,即将嘎然而至,很可能,他将以一个失败者的面目,客死他乡,想到这些,不由得让他心里,百感交集!


蜡烛即将烧尽,窗外已响起了鸡鸣,左宗棠心情沉重,又是一夜无眠,他索性推门走出屋外,呼吸一下清晨的空气。


望着天边的鱼肚白,越来越灿烂的朝霞,他忽然觉得,心底的阴霾被一扫而光,心情又开朗了起来,他想,黑夜总归会过去,太阳照常会升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心无愧就好!

水库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79群.1群又称元老群。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7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水库微信群二维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