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库论坛官网

搜索
查看: 95|回复: 0

西北偏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5 17: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清沧海事  上卷(29)

第二十四章  西北偏北

罗马主义



伊莎贝拉二世女王,是法国大革命中,那个被砍了头的路易十六国王的老婆,玛丽王后的外甥女,她们都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成员。


大概由于长期的近亲结婚,很多哈布斯堡家族的成员,都智商低下,据说她的姑妈也是昏庸无比,传说有一次,法国某地发生了大饥荒,官员向路易十六报告,当地的老百姓都没有面包吃了,结果站在旁边的玛丽王后插了一句嘴,问那个汇报的官员:“为什么他们不吃蛋糕?”于是因为这句话,她被记入了历史,成为了经典。


虽然都是二逼女青年,不对,这个时候伊莎贝拉二世女王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她都生了九个孩子了,活着的还有五个,当然,没有一个是她老公的,不过伊莎贝拉二世女王,还是要比她的姑妈幸运得多,她在政变中保住了脑袋,成功的逃到了法国。


然后在当时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的庇护下,到法国西南部的比亚里兹居住。虽然流亡在外,但她一直贼心不死,日夜思念着复辟自己的王位。


但是经过多次努力,不停的失败之后,她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西班牙人已经恨透了她,绝对不会接受她回去。


虽然如此,但是当时的欧洲人,还是把共和制看成了洪水猛兽,所以西班牙还是需要有一个国王的,没有一个国王,政变者就缺乏政治上的合法性,自然也是寝食难安。


于是她就和国内的政变者商量,你们名不正,言不顺,说起来也是大逆不道,而且现在看起来也是下定决心,不想和我上床了,既然这样,我们能不能各退一步,我宣布退位,让我的儿子阿方索十二世担任国王。


国内的政变者们一口答应,但是伊莎贝拉二世显然和她的姑妈一样,智商偏低,她被国内的政变者耍了,相信了对方的口头承诺,当她宣布退位以后,国内的政变者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变得名正言顺,可以重新拥立国王了。


但是他们并不打算履行约定,让伊莎贝拉二世女王的儿子阿方索十二世继位,他们害怕,将来他长大了以后,万一拥有了实权,会来报复他们,所以他们准备另外从哈布斯堡家族请一个人来当皇帝,而他们看上的最佳人选,就是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的堂兄。


这件事自然引起了法国国王,拿破仑三世的关注,西班牙是法国的势力范围,决不能允许普鲁士插手,因此,他派出使者,要求普鲁士的威廉一世皇帝,去劝说他的堂兄,放弃争夺西班牙王位,让意大利的另一位法国波旁皇族的后裔,继承西班牙国王大位。


虽然普鲁士的威廉一世国王,在拿破仑三世的压力之下,已经口头答应劝说堂弟,放弃争夺西班牙王位,但早已对法国不满已久的普鲁士首相俾斯麦,觉得机会来了,他开始蠢蠢欲动,也想要借这个机会,统一德国,于是,他决定要搞点阴谋诡计了。


几乎就在女王宣布退位的同时,在中国的天津,一个叫水火会的民间组织,抓住了一个人贩子,名字叫做武兰珍,在他的身上搜出了迷药。


偷小孩卖钱的家伙,干的是天底下最恶毒的勾当,历来是大家最痛恨的,于是,众人立刻把武兰珍绑了起来,一顿暴打,要他坦白罪行,说清楚偷了多少小孩,都卖到哪里去了?



这个水火会,有人说是民间治安消防组织,也有人说带一点黑社会性质,总之也是一个狠角色,一阵拳打脚踢之后,人贩子武兰珍自然熬痛不住,立刻哭爹喊娘,求爷爷告奶奶的叫饶,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犯罪事实,交代的清清楚楚。


这一下子把大家惊呆了,原来这个家伙是受了天主教堂里一个管事的教民,名字叫做王三的家伙指派,来给教会的育婴堂偷小孩做药的。


于是大家立刻恍然大悟,原来,前一段时间,天津发生了瘟疫,死了不少的人,有人在天津郊外的乱坟岗里,发现了很多七零八落的小孩尸体,一打听,原来是天主教会的育婴堂里,也死了30多个小孩,被埋在了这个乱坟岗里,由于埋的浅,被野狗刨了出来。


但是问题是,大家发现这些尸体都是残缺不全的,于是都起了疑心。有一些被天主教会的医院,抢了生意的老中医,更是愤愤不平的说,天主教会,肯定是挖了小孩的器官,拿内脏做药的,所以自然他们的药,比我们的药灵,你看这些七零八落的小孩尸体,就是证据,不是我们中医不行,那是因为他们敢伤天害理。


一时间舆论大哗,惊动了官府,急忙也派人来查验了,但是仵作说,这些小孩的尸体是被野狗扯烂的,并不是生前被人割成这样的,于是官府立刻出面辟谣,叫大家不要听信传言,渐渐的,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所有人的心里,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头。


现在人贩子武兰珍这么一供述,大家一下子都想起了这件事,天哪,原来传言是真的。这一下国仇家恨全都涌上了心头,洋鬼子如此灭绝人性,惨无人道,如今人证物证俱在,绝不能放过他们。



于是众人急忙押着武兰珍,直奔县衙,一路上互相奔走相告,听到的人,无不义愤填膺,全部涌向了官署,要政府给个说法,决不能再包庇洋人作恶……


生命不止,挖坑不止,这就是教主的座右铭。左宗棠你跳过了一个坑,没事,我再给你挖一个,就是和你死磕,早晚要让你掉进去。


有时候我看史料的时候,都忍不住有点同情这家伙,坏点子真多,每次都是政治军事双管齐下,设计的丝丝入扣,巧妙不已。


这家伙若是放在朝廷里,绝对是个能吏,肯定能混到封疆大吏,所以左宗棠认为这家伙有点像当年建立西夏的奠基者,李德明和李元昊,绝对不是冤枉他。


半年多以前,教主也很焦虑,虽然他从很多渠道得知,由于巨额的财政压力,清廷中很多大臣,都支持维持现状,见好就收,没有必要再打了,他们建议,以左宗棠的军事压力做后盾,让穆图善推进他的招抚工作,这样花钱最少,最容易达到效果,先把西北稳下来再说,一味的打下去的话,到哪去找那么多钱,来填这个无底洞?!


而且听说朝廷还发了上谕,让左宗棠暂缓进攻,解释清楚自己的行动计划,看来慈禧太后也动摇了,朝廷很可能改弦易辙,重新考虑西北问题的解决方案。


可是传言虽然都是些好消息,但是对面的左宗棠,却丝毫没有要变化的意思,军事行动也是越来越紧迫。


他已经派出雷正绾和黄鼎,从甘肃逼了过来,张曜和金顺沿着黄河西岸在靠近,刘松山的部队从陕北出发,先锋已经离自己很近。


“哎”,教主叹了一口气,他已经知道,自己正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这个对手只要认为自己是在做对的事,那就绝不会在乎任何阻挠,也不在乎自己个人的得失。


打是不可避免的了,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和陕西穆斯林都不擅长野战,可是在他马上要实行的这个大计划中,野战是最关键的一环,现在他必须找外援了。


只有这群外援,擅长野战,而这群外援,却是他最不想惊动的人。


他拿起一个和田玉雕成的大印章,犹豫了一下,这个章是当年他们串通起事时,发誓奉他为最高首领的信物,他从来都没有敢用,因为一旦被人发现,他的幕后主谋身份,就彻底暴露了。


按理来说,召唤其他人,他完全用不上这个,他在信徒中的地位,远比清朝皇帝在人们的心中还要高。皇帝最多管人活着时候的事,但是他却不仅仅要管人活着时候的事,死了以后也归他管,这样谁敢不听他的?


千万别以为我在神话他,在某个平行世界中,他的后代传人,第某代守教人,其实就是后来的教主,在1993年的时候,在某某地区,为了“血性信仰”,和另一个教派,进行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暴力械斗,打死了几十个人,打伤的不计其数。


当地政府根本就束手无策,直接惊动中央,派出军队制止暴乱后,光是缴获的枪支就有几千把,十几门自制的大炮和大量的炮弹,吓人不吓人?


你想不到吧,就在政府眼皮子底下,他们居然有了这么强大的武力,而且还秘密造了大炮,到底有什么图谋,天才知道。


但是你猜猜,最后当局是怎么处理的?是左宗棠的风格还是穆图善的手法?


当局考虑再三,只抓了很少几个人,一个死刑都没有敢判!他的后代传人,曾经担任过某副州长,某大代表,某协副主席的械斗组织者,仅仅只被关了十五年以后,就放了出来,前几年死的时候,当局送了10万慰问金,还有30万信徒,在吴忠市(就是金积堡附近)给他送葬!


如果当局当年敢判他的传人死刑,立刻就是一场现代版的西北回乱,绝对没有任何意外,想想我前面提到过的苏四十三起义,最初发生的原因,就是认为当局处理教派纷争不公,最后发动暴乱,四处攻城略地,屠杀不信教的人,末了乾隆四处调兵遣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平定下去。


所以我要说的就是,任何一个时代里,穆图善的做法才是正常选择,而且最容易获得上下赞同,况且,这种做法究竟对不对,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放在任何时候,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难辨清是非。


所以你不觉得上面那个事,就是按穆图善的方式处理的吗?当时先强调维稳,别捅了大漏子,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更何况到时候自己早就调走了,管那么多干吗?


所以左宗棠绝对是个另类,他要彻底解决问题,绝不敷衍搪塞,捅多大的漏子他都愿意担当,这那里是一般官员能理解的?!所以,你才能想明白他有多难!



好了,扯远了,就此打住,我说的是某个平行世界里的事,请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教主现在要找的外援,偏偏是一群他恰好管不着的人,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必须要在战场上击败左宗棠一次,那样左宗棠肯定就会被替换,所以这个险,他现在必须冒了。


教主给印章上沾满印泥,在几封传帖上清清楚楚的盖了上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心腹走了进来告诉他:“花旗国的夏普士枪运到了。”


左宗棠本来并不想立刻对金积堡动手,他已经获得了充分的情报,知道这几年教主已经修了450多个堡垒,其中一些关键地点的堡垒,城墙厚度超过了10米,普通的9磅12磅野战炮,基本毫无威胁。


所以最好的方案,是把所有的军队一起开上去,慢慢把他们围住,再把32磅的攻城重炮拉上去,耐心的一座座的轰垮这些堡垒,这样就可以用最小的伤亡解决战斗。


可是,这样就需要筹集大量的军粮,而且要确保粮道安全,另外还需要要翻山越岭,开路架桥,才能把重炮运上去,一切都需要时间,但是他现在,却已经没有时间了。


因为这样打,要花的钱是个天文数字,现在就已经快把朝廷逼疯了,再向朝廷伸手,很可能朝廷真的就会采纳穆图善的意见,变相放弃西北了。


更重要的是,从朝廷发来的上谕看,慈禧动摇了,不想打了!让他说理由,纯属找借口准备停战。


这种事,只要不想打了,无论他说的理由有多中肯,总会有人能想出更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反驳他,这种口水仗,永远分不出个高低,所以他必须当机立断,造成既成事实再说。


可是如果要立刻动手,那就只有打攻坚战了,架云梯,爬城墙,这样要造成大量的伤亡和损失,底下的人会干吗?


左宗棠把手下的人挨着数了一遍,又翻过来数了一遍,不由的长叹一声,只有一个人会认真去做,道德模范刘松山,其他人全部都会阳奉阴违。


左宗棠打开了金积堡的地图,反反复复的看,不论从那个方向攻到主堡,至少要先攻下四、五座大堡,几十座小堡。


攻完外围的堡,刘松山的军队至少要损失三分之一到一半,而主堡,高30米,宽10米,周长4500米,靠爬云梯,估计把刘松山的部队全部耗完,都不一定攻的下来。


该怎么办呢?左宗棠已经度过了几个不眠之夜,他这个小诸葛,能拿的出锦囊妙计吗?


黄鼎又立了大功,左宗棠让他去打通从董志塬到金积堡的粮道,扫平周围所有的土匪,特别是孙百万兄弟,他们人数众多,行事比极端穆斯林暴徒还残忍,威胁巨大。


有人就提醒左宗棠,孙百万兄弟全是骑兵,官军一来就跑,官军一走他们就到处去抢,黄鼎他们全是步兵,就算彝军的脚力好,那也快不过马呀!为什么不派金顺张曜他们这些骑兵去解决问题?


左宗棠却不以为然,他对众人说:“这事只有黄鼎能在十天之内解决,其他人几个月都解决不了,等着瞧吧。”


果然不出所料,没几天黄鼎就传来捷报,活捉了孙百万兄弟。原来黄鼎按左宗棠的吩咐,把全军一分为二,一半装作挑夫,一半装作押运的士兵,假装从孙百万兄弟的巢穴镇远堡边上过。


孙百万的匪帮一看,原来是运粮队,押运的全是步兵,装备也不好,于是就把所有匪徒都召集到一起,准备明天去抢一票。


可是没想到,当天晚上,黄鼎就摸黑连续赶了十几里地,围了他们,天还没亮,就把他们全都包了饺子。


这时候大家才想明白,如果派骑兵去,会把对方吓跑,化整为零,在这绵绵不绝的黄土高原上,你到那里去抓他们?而其他部队的步兵,又没有悄无声息,夜奔十几里地的本领,所以大家不由的心服口服,佩服左公真会用兵。


现在黄鼎又和老搭档雷正绾合兵一处,前往金积堡的外围咽喉,青铜峡设垒,但是左宗棠给他两人的命令,却让这两人怎么也看不明白。


不过考虑到自从跟了左公以后,基本没有出过岔子,而且左公一向英明,下这个命令,自然有他的道理。所以两人虽然满腹狐疑,讨论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依左公之计而行。


白彦虎最近变得威望很高,投奔他的人越来越多,话说上次董志塬之战,虽然一败涂地,但是乱军之中,只有跟着白彦虎的人,全都毫发无损。


而且白彦虎抢在彝军之前赶到了董志塬,把所有部下的家属全部带齐,虽然因此行动缓慢,但是由于他领导有方,几次躲过了清军的合围,最后成功的逃到了河州,这让大家越来越觉得,他才是个人物。


现在,他拿着教主的传帖,交给了当地的伊斯兰教首领马占鳌,但是马占鳌看完以后,秋风黑脸,长吁短叹,就是不给个回话。


前面我们说过,河州马占鳌他们的祖先,是老教的创世人马来迟点化的藏族部落,祖上都过的是游牧生活。作为吐蕃人的后裔,战头力自然比白彦虎这些汉族血统的穆斯林强悍的多。


但是老教历史上没有反过朝廷,一直都是受朝廷优待的,在他们看来,新教才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是不愿意去踩这趟浑水的。


但是教主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老教的首领们要是敢不参加这次叛乱,他们就会变成全体穆斯林的公敌,所以他们不敢不向教主宣誓效忠。


看着马占鳌不说话,白彦虎忍不住催促他:“咋样吗?行不行你给句话!”


马占鳌摇摇头苦笑着说:“你们这些娃子不知道深浅,长毛和捻子比我们强的多,都被朝廷给灭了,教主真以为自己是李元昊,要搞哈里发国,他做梦去吧!”


“算了算了,我也是被你们害了,犯了这诛九族的罪,既然以前同意了,那就派人和你一起去。”


……


金顺和张曜看着左宗棠的命令,两个人直犯嘀咕,这命令的内容,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金顺忍不住问张曜:“哥们,你说咱俩要按这命令做,御史会不会参咱们?”


“那是肯定的!”张曜也一边看一边摇头:“千万不能把这个命令搞丢了,不然将来说不清楚。”


……


左宗棠已经出招了,教主也没有闲着,到底谁棋高一着,很快就要见分晓了。


就在这个时候,陕西境内,一小群化装成汉人的穆斯林正昼伏夜出,他们沿着小路,绕开了关卡,来到了陕西东部,华阴,大荔潼关一带。


这些人是教主的点睛之笔,按照教主的计划,首先对于最能打的刘松山,教主安排金积堡地区,采取固守堡垒,坚壁清野的策略,拖住刘松山的部队,不和他正面交战。


到时候现任甘肃巡抚穆图善,必然会向朝廷上奏,参左宗棠不按照朝廷规定,擅自挑起冲突,耗费公帑,加大左宗棠的政治压力,而左宗棠面临朝廷指责,很可能为了尽快解决问题,就会逼刘松山爬云梯攻坚,这样就可以迅速消耗刘松山的兵力,然后等着他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找个机会反戈一击,彻底消灭刘松山。


与此同时,他会让白彦虎带领河州骑兵,把防守黄河的张曜和金顺的防线撕开一个裂口,让宁夏银川一带,更加骁勇善战的穆斯林南下,围住雷正绾和黄鼎,争取全歼他们。


而他的点睛之笔,将是派一些陕西穆斯林,秘密重新潜入陕西,利用他们熟悉家乡情况的特点,昼伏夜出,白天隐蔽起来,每天晚上就在陕西东部的城市周围,开枪放炮,喊打喊杀,做出假装要攻击这些城市的样子。


这些地方官必然就会吓得屁滚尿流,向朝廷报告受到了穆斯林攻击这一情况,然后被他买通的御史,就会趁机上奏,参左宗棠已经战败,穆斯林已经攻入陕西,要求立即换人。


……


几个月之后,北京城里,西太后看着穆图善的奏报,心里有点不爽,说好了让你左宗棠先汇报后行事的,你怎么不打招呼,就擅自开始让刘松山进攻教主?


西太后正准备和军机处讨论一下,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没想到一封又一封的坏消息突然接踵而至。


穆图善800里加急奏报,白彦虎率领河州叛回骑兵,击溃了张曜和金顺,撕开了他们对金积堡的包围,大量的宁夏穆斯林涌入金积堡,支援教主。


张耀和金顺已经失去了对部队的控制,溃兵到处抢割农民庄稼,甚至放火烧田,残害百姓,荼毒生灵,罪不可赦。


穆图善800里加急奏报又到,雷正绾和黄鼎在青铜峡筑垒失败,被宁夏穆斯林叛军团团围住,形势危急,很可能会被全歼。


陕西800里加急奏报也送到了,大荔,渭河,华阴等县被叛回围攻,急需增援。


看到这一封又一封的加急奏报,西太后和军机大臣们,全都懵了!叛回怎么都越过了西安,打到陕西东部了,难道全线崩溃了?


面对这样险恶的形势,朝臣们忍不住开始七嘴八舌的指责左宗棠,揭他的黑历史。


有人指出,以前就有民谣说,左宗棠不是个东西,你看果不其然。当初就有预言说他贪污腐败,带兵必然会叛乱,结果真就发生了叛乱。


现在他在西北,故意置穆图善努力营造的和平局面于不顾,单方面挑起民族冲突,目的就是拥兵自重,动机不纯啊!这些民谣里早就说过。


又有人说,左宗棠这个人沽名钓誉,故意挑起民族冲突,打这个仗,他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青史留名吗?!可他这是花着朝廷的钱,给自己脸上贴金,这人太卑鄙无耻了。


还有人说,左宗棠想沽名钓誉,没关系,只要他有本事,可是你看现在,全线崩溃,一下子又回到了解放前,他还吹自己是小诸葛,可他连赵括都不如,就是一个马谡,斩他十回都不为过。


看着眼前的奏章,听着朝臣们的议论,西太后心里的戾气,是越来越浓,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道800里加急军报送到,前线总指挥,肃州镇总兵,广东陆路提督刘松山阵亡。


听到这个消息,朝廷一下子就炸开了锅,这条消息坐实了前面的推测,左宗棠全线崩溃,显然打了一个大败仗,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西太后的心也沉到了水底。


“哎,看来哀家真是用错了人。”慈禧太后长叹了一口气,她下令:“着李鸿章处理西北事务,刘铭传任陕西巡抚,速带40营淮军,租洋轮船运到武昌,星夜赶赴陕西,接管西北前线军事,钦此。”


那么西北前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左宗棠到底在搞什么鬼?西班牙的王位之争和天津的人贩子被抓,到底和左宗棠有什么关系?欲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

水库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79群.1群又称元老群。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7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水库微信群二维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