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库论坛官网

搜索
查看: 132|回复: 0

为什么说《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的发表,证明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到我这个标题,也许有些出乎大家意料。可能有人会说,你这是不是扯虎皮当大旗?看着有点像,但事实和标题真是一回事。


由于本书写的是一个敏感的话题,经常面临被封的危险,所以当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今年的7月21号发布了《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以后,我发现这里面的政治观点,和我之前的文章完全相同,因此倍感鼓舞,总算有了一颗定心丸。


特别是我独创的一些观点,也出现在了白皮书中间,更让我觉得,真理最终会殊途同归,我注意到的问题,专家学者们显然也早就注意到了,现在他们终于也把它说了出来,说明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


如果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是一本纲要的话,那么《晚清沧海事》则是对这个纲要的最好注释,为什么我有底气说这个话呢?让我们逐条来对照着看,就可以证明这个观点。


在这次发布的白皮书里,我注意到有这样一段文字描述:


“近代以来,一些“泛突厥主义”分子以西迁的部分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部落融入当地诸族为借口,把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各民族都说成是突厥人,这是别有用心的。语族和民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有着本质的区别。中国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有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孜别克、塔塔尔、裕固、撒拉等民族,他们都具有各自历史和文化特质,绝不是所谓“突厥族”的组成部分。”


看过本书的诸位读者,读到了这段文字,应该都会发出会心的一笑,这就几乎就是我本书下册的第一篇文章《搞乱新疆的那个谎言,究竟说了些什么?》的内容提纲。


这个观点在我之前,虽然可能有很多人都想到过,但是至少从来没有人像我这样,全方位的进行过深入的论述,我是第一个公开的指出,这是破解“泛突厥主义”理论基础的要害,我的文章是这样写的:


“……那么,为什么土耳其人编造的突厥主义,纯粹只是一个谎言呢?因为它建立在一个完全不合理的逻辑之上,仅仅只是语言相似,文字相似,而没有其他历史资料作为证据的话,是不能够得出,双方就是同一个民族的结论。


要理解这一点,其实非常的容易,土耳其人声称和新疆的维吾尔人,是同一个民族,理由是他们的语言和文字有50%的意义类似,可是如果按照这个逻辑的话,那么中国人和日本人就是同一个民族了,中文和日文意义相同的文字,比例可能更高,你能说我们双方是同一个民族吗?


而且即使文字语言百分之百的相同,也不能够说明是同一个民族,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都是使用英语,他们和英国人美国人之间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其实在人类历史发展的过程中,一个文明一旦强大起来,它的文化就会被传播到四周。就像中文,曾经是东亚的通用文字,日本,越南,朝鲜,都曾经百分之百的使用中文,但是他们和中国人其实不是一个民族。


同样,英国人建立了日不落帝国,他们的文化自然也就传遍了四方,英语变成了印度人的母语,但是他们和英国人,八杆子也变不成亲戚,非洲西海岸的国家,现在几乎都说法语,你能说他们和法国人是同一个民族吗?


同样,突厥汗国在兴起的过程中,影响遍及整个欧亚草原地带,他们的文化自然而然的,也会被传到了四周,所以有大量的游牧民族说突厥语,用突厥文,那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以此来证明他们就是同一个民族,显然,在逻辑上就是荒唐的。


而且史书上记载得非常清楚,突厥汗国是在公元745年,已经被唐朝和回鹘联军彻底灭亡了,此后再也没有存在过,这是一个历史事实,现在你非要说回鹘人的后代,维吾尔人也是突厥人,仅仅凭借语言文字相似,这不是瞎扯淡吗?


至于土耳其人,非要把自己附会成突厥人的后代,这就有点儿像,万一有一天英国消亡了,印度人非要说自己是英国人的后裔,和美国人,澳大利亚人,加拿大人,新西兰人,南非人同宗同族,不是一样的荒唐可笑吗?……”


这段文字,是我在去年12月份第一次公开发表的,此前从来没有人做过这样专门的论述.


当然,白皮书写的很含蓄,我写的很直白,不过民间的声音,就是应该替政府说出他们不好说出的话,让大家更清楚的知道真相,这应该是一个匹夫的责任。


白皮书中还提到:“伊斯兰教不是维吾尔族天生信仰且唯一信仰的宗教,宗教对文化的影响,既有自愿接受的途径,也有通过文化冲突甚至宗教战争的强制方式。在新疆,伊斯兰教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后一种方式进入,这导致佛教流行时期创造的新疆各民族文化艺术遭到严重破坏。”


我在本书的下卷第4章,《为什么极少数的伊斯兰教精英,容易走向极端?》里,也做了详细的阐述,伊斯兰教是新疆各民族人民,被人用刀逼着信仰的宗教,并不是他们的祖先自愿信仰的宗教,这个问题在我之前,也没人敢说,我可能又是第一个提出的,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再去重温一下。


白皮书中第二条提到,从来就没有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国,这恰好也是本书的第二章《神棍,骗子和香妃》里所集中论述的,在列举了大量的史料以后,我在文章里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从此新疆北部,就只剩下了蒙古族的准噶尔部,这几只漠西蒙古族,信奉的都是喇嘛教。


在新疆的南边,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和阿克苏地区,被元代成吉思汗分封的,蒙古人察合台汗国的后裔,建立的一个叫叶尔羌汗国的统治者所占领。


这样看来,整个新疆地区,实际上都是被蒙古人所占领,但是土耳其人和西方人不这么认为,他们说,南疆的叶尔羌汗国,是突厥化了的蒙古人所统治,所以也就变成了突厥人。


这个定义是不是听着有点诡异?他们不仅仅认为,新疆的这些蒙古统治者,现在变成了突厥人,而且中亚的几乎所有蒙古汗国,也都被用了这个定义,最后都成了突厥化的蒙古人,简称为突厥人。


因为土耳其和西方的历史学家认为,这些蒙古人用的文字和突厥文很相像,而且说的话也和突厥语很像,所以证明他们被突厥化了。


但是我们知道,蒙古人之前是没有文字的,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的初期,回鹘人塔塔统阿,教他们用回鹘文写蒙古语,而突厥文是由回鹘文发展而来的,所以自然很相像,怎么能用这个理由,来作为这些蒙古人,被突厥化了的证据呢?


所以这种说法,显然也是站不住脚的,我觉得他们,是为了能把这块广袤的欧亚草原东部,叫做突厥斯坦找理由。


不然的话,上面到处乱窜的都是蒙古人,而且蒙古帝国的影响,远远超过早年的突厥帝国,不叫做蒙古斯坦的话,显然有点说不过去。


不仅仅如此,土耳其和西方的一些历史学家,把突厥化这个词,到处往其他的游牧民族前头乱加,突厥化这个词,在土耳其的推动下,现在被历史学界严重的滥用。


实际上,如果说这些中亚的少数民族,是被伊斯兰化了,我到是完全赞成的,因为这是客观事实,说他们是突厥化了,这完全是瞎编乱造,因为突厥只是一个古代族名,它并不是一种文明。


因为我们如果说,什么是中华文明?什么是欧洲文明?什么是阿拉伯文明?大家都能很清楚的说出它的定义,那就是儒家文化,基督教文化和伊斯兰教文化,而突厥文明又是什么文化呢?其实没有任何人,能说得清楚。


所以,叶尔羌汗国,实际上是一个被伊斯兰化了的蒙古汗国,这个汗国到了明末清初的时候,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宗教势力所控制,它的名字就叫做“和卓”……”


我在这里对东突厥斯坦这个称呼,进行了全面的批驳,可以说是对白皮书中的观点,做了最详尽的论证。


白皮书中说:“维吾尔族是经过长期迁徙融合形成的……1934年,新疆省发布政府令,决定统一使用维吾尔作为汉文规范称谓,意为维护你我团结,首次精确表达了Uygur名称的本意。


在本书的第14章第8节《新疆的穆斯林叛乱始终无法杜绝,根源在于哪里?》中,我也做过类似的说明,原文是这样的:


“……说到这里,我们先要谈谈哈密王的家族,以及他们是怎么变成哈密王的。


最初的时候,有一个维吾尔部落生活在哈密一带,不过这话刚写完,我就发现它有点不对,因为当时的维吾尔人,从来不把自己称作维吾尔人,估计你要这么叫他们,多半会挨板砖,因为在当时,如果你要问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只会这样回答你,他们是信教的人。


如果你要再问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可能会回答你,我是那个地方的人,比如库车的,喀什的,还是哈密的。


如果你非要问他们,如果不用信仰和出生地来称呼他们,还有没有其他的称呼方式?他们可能要想半天,然后会抠抠脑袋的对你说,好像朝廷管我们叫“缠回”。


至于维吾尔这个称呼,其实是欧洲人发明的,他们把居住在新疆各地绿洲里的人,最先称为维吾尔人的。


特别是英国人沙柳,俄国人库罗帕特金,他们在对新疆进行考察的时候,认为哈密吐鲁番一代的居民,是回鹘人的后裔,就称呼他们为Uyghur,这个词这音译就是维吾尔,这个称呼,后来被接受了欧洲教育的新疆人,带回了新疆,然后得以传播。


维吾尔这个词的原意,是“团结”“结盟”的意思,所以它即被后来受了土耳其泛突厥主义势力的唆使和煽动,多次在新疆发动分裂运动的极端分子所利用,特别是在1933年,新疆分裂分子建立东突厥斯坦国时,用它来作为蛊惑人心的口号。


同样也因为维吾尔这个词是“团结”的意思,所以也被当时的中央政府,用做呼吁各民族团结,对抗“东突厥人”这个称呼的武器,也被积极推广。


因此在1934年的时候,双方虽然理解不同,但都认可了维吾尔这个新的称呼,于是民国政府正式宣布,新疆以前被称为缠回的人,现在统称为维吾尔人,从此才有了维吾尔族人这一说……”


可见我和白皮书的说法是完全一致的,维吾尔族并不是一个单一民族,而是由众多不同来源的人民组成,最后被人为定义为“维吾尔族”的。


在白皮书中提到,新疆历来是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区。我在《晚清沧海事》下卷第3章,《伟大的诗人,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为什么非杀不可?》里,就对这个观点做了完美的说明,藏传佛教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其在新疆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伊斯兰教,这说明新疆从来就不是什么单一宗教地区。


而且在我的这篇文章里,还对达赖喇嘛的由来做出了详细的描述,我是这样写的:


“……书归正传,这种情况,一直到了明朝嘉靖年间,才发生了变化。


漠南蒙古的俺答汗击败了漠西蒙古,占领了青海和西北河套一带以后,团团围住了中原,成功的逼迫明朝和蒙古开始通商,结束了蒙古和明朝之间200多年的战争,被明朝封为顺义王。


虽然创造了和平局面,征服了诸多的蒙古部落,但是俺答汗的神经,一刻也不敢放松,他深知蒙古人的生存法则,只要一旦有一天,他开始变老变弱,立刻就有人,会来挑战他的权威。


所以他就想,能不能让其他的蒙古部落,不要一天到晚,老是虎视眈眈的盯着他,让他寝食难安,而是能眼神温柔得像小绵羊一样,全体都进入了佛系,那该多好。


于是,他决定和藏传佛教的黄教结盟,尊藏传佛教格鲁派首领,索南嘉措为达赖喇嘛,达赖,就是蒙古语里大海的意思。


索南嘉措接受了这个头衔以后,又把自己的两代老师,追封为达赖喇嘛,他自己就成了三世达赖喇嘛。


由此可见,达赖喇嘛这个称号,从来都不是来自于宗教权威的,而是世俗政府给予的……”


这段文字说明,达赖喇嘛这个称号,是由明朝的藩属蒙古顺义王封的,达赖这个称呼,甚至都不是藏语,而是蒙古语。


所以从法理上讲,这个称号的最终决定权,是归属于中央政府的,因此现在这个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他没有权利决定谁来做转世灵童,这也是法理注定的。


因此谁能做未来的达赖喇嘛,都必须要由中央政府决定,这一点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是完全无可辩驳的。没有经过中央政府认定的转世灵通,都不具备有合法性,达赖喇嘛这个称号,只有世俗的中央政府才有权利授予,必须通过金瓶挚签。


为什么我要提这段额外的话呢?因为我确信不久之后,一场大的风波将由此而起,所以先说在这里,方便大家明辨是非。


至于白皮书中的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几乎就是本书的全部内容,不过我在这里要提一个小建议,如果白皮书要让想让西方人更容易理解,最好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来说。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因为在我们的语境里,新疆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领土,有大量的史料证明,这一点无可置疑,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很容易理解。


不过这里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自古以来”这个说法,却是一部分欧美人最不喜欢的说法,因为无论是美国人,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以及欧亚大陆以外很多国家的人,他们都生活在一块,“自古”都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上,他们的土地都是抢来的,所以别指望用这一点打动他们。


那应该怎么说呢?我认为,除了要强调新疆从自古以来,就属于我们这一点以外,还应该指出,新疆属于中国,它还是由一系列条约决定的,包括《中俄尼布楚条约》,《北京条约》,《中俄堪分西界条约》《伊犁条约》等等一系列条约明文证明的,这更符合西方人的思维模式。


虽然这些条约中,有很多让我们感到很屈辱,但是我们今天的新疆边界,确实是由这些条约画定下来的,这是它的法理基础。


这一系列条约的签订说明,今天这块已经被缩水了很多的新疆,自古至今,就是被世界上各个国家都公认了属于中国的,我认为这样更有说服力的,也更容易被外国人理解,从而获得道义上的制高点。


白皮书中还提到,“新疆各民族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近代以来,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新疆各族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奋起反抗、共赴国难,共同谱写了可歌可泣的爱国主义篇章。


我在晚清沧海事下卷里,先后介绍了维吾尔族的库车王家族,哈密王家族的爱国事迹,以及白活佛和土尔扈特蒙古族,和硕特蒙古族,锡伯族,索伦族等等各族人民精忠报国的故事,就是对白皮书里这个观点,最好的明证。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要想读懂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最好的办法,就是阅读我写的《晚清沧海事》下卷。


由于我这本书大部分的章节,都写在白皮书发表之前,话题又这么敏感,微信的审查人员,能够高瞻远瞩,为了民族大义,一路给我开了绿灯,一直到今天还能继续发表,在此我对他们表示感谢,也希望能获得他们的继续支持,先说声谢谢!


不过,写这么多,即不是为了自吹自擂,也不是为了简单的标榜政治正确,而是为了讲一个更重要的话题,那就是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如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一个不可不谈的话题,虽然这似乎不是我们这些升斗小民要考虑的问题,但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家强大,终究会惠及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头上。


但是在大国崛起的路上,每一个国家都会有软肋,中国的一个致命的软肋,就是有大量的伊斯兰教信徒,而其中的极端伊斯兰教势力,早晚肯定会被西方国家用作打击中国的利器,因为这在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了。


远的不说,单单就看西方国家对付他们的战略对手俄罗斯和他的小弟南斯拉夫,就把扶持极端伊斯兰教势力当做了杀手锏,两次车臣战争,把俄国搞得精疲力尽,国势也江河日下;而挑动波黑穆斯林独立,更让南斯拉夫彻底土崩瓦解,血流成河。


无论从地缘政治还是从文明冲突的角度来讲,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较量,都是不可避免的,对此不要抱有幻想,这场竞争不取决于中国愿不愿意,而是美国一定会要打压中国,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这不会是一场一天两天的战斗,英俄争霸进行了上百年,美苏冷战也搞了几十年,从以往的历史经验来看,在这场战斗中,双方都不可能始终是一帆风顺,中国的国运也会是起起伏伏的。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国有难,穆必乱”,当中国国力虚弱,或者管制能力下降的时候,挑起极端穆斯林势力暴乱,在中国背后插上一刀,是美国必然的选项,他们为此已经圈养了大量的极端势力,比如热比娅之流,美国会在需要的时候,把这些恶狗都放出来。


事实上,今天这个苗头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就在中国政府治理新疆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新疆越来越安定的时候,美国和他的喽啰们,立刻就不开心了,他们开始大肆鼓噪所谓新疆的人权问题,他们的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未来他们还会利用一切机会,继续打极端穆斯林分子搞分裂暴乱这张牌。


有鉴于当前这样的国际形势,所以我们更应该回首,在一百多年前,发生在中国西北的这场穆斯林大叛乱。它不仅仅让大清丢失了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耗空了大清的国力,直接造成了大清的长期财政拮据,间接葬送了洋务运动和海防建设,导致了甲午战争的失败,而且让中国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个翻身的机会,积弱积贫了一百多年的时间。

虽然这不是唯一的一个原因,但却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而且后果极其严重,三千多万无辜的百姓,死在了极端穆斯林分子的屠刀之下,这是一场空前的浩劫!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绝对不能再让历史重演。


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让大家铭记历史,居安思危。记住,只要生成极端穆斯林分子的土壤还在,只要外部扶持他们的黑手还在,那我们时刻都得警钟长鸣!

水库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79群.1群又称元老群。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7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水库微信群二维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