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库论坛官网

搜索
查看: 47|回复: 0

为什么一个民族选择使用步兵方阵还是使用战车,会决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归  因  论
(十四)


前面我们讲了,元朝的重商主义,不仅仅没有把中国引向工业革命,反而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加速了元朝的灭亡。所以朱元璋建立明朝以后,吸取了前朝的教训,为了长治久安,把重农抑商作为国策,把中国重新带回了小农社会。


虽然今天的人为此扼腕长叹,可是放在当时,这些全都是无解的难题,更何况明朝延续了200多年,远比元朝的统治稳固,反过来也证明朱元璋的选择没有错,看来这就是历史的宿命,所以我们不得不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欧洲却能够能成功呢?


一切都要从公元1339年的一场战役说起,在瑞士牢彭(Laupen)的一片开阔地上,6000名瑞士自由山地民组成的步兵,正准备迎战来自弗莱堡和勃艮第的封建领主麾下的17,000名大军。


这看起来像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瑞士人只有长矛和战戟,大部分人都没有铠甲,只有一小部分人装备了头盔和胸甲,基本上没有什么远射兵器,地地道道的一群草寇,大概也就是中国农民起义军的水平。


而在他们的对面,则是武装到了牙齿的职业军人,特别是这支军队里头,还有1000名重甲骑兵,欧洲版的铁浮屠,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他们是中世纪战场上的决定力量,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支纯粹由步兵组织的军队,能挡得住他们雷霆一击的冲锋,他们要让这些桀骜不驯的山地人知道,谁才是他们的主人!那么这场战斗最后是什么结果呢?


不过在揭晓这个谜底之前,我们先聊点题外的话,那就是为什么在此之前,欧洲几乎没有爆发过大规模的农民起义?这和中国每隔一两百年,就会有一场席卷全国的农民革命运动完全不同,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按理说有压迫就有反抗,贵族老爷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们怎么就凭那一点点少的可怜的人数,就能让整个漫长的欧洲中世纪史,少了我们传统历史学里最重要的那一点,阶级斗争这根主线呢?


原因有三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欧洲的地主老爷们,都是骑士阶级,更是职业军人,比如欧洲的地主王二爵士,肯定世世代代都从小练武,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是陪着国王李三东征西讨,就是参加各种骑士大会比武,去争取贵族美女玛丽苏的垂青,基本上就是一个人中吕布。


所以只会种地的欧洲农民,大柱子或者二栓子,如果想要造反,那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分分钟就会被骑着高头大马,一身明晃晃铠甲的王二爵士秒灭,一点机会也没有,在萌芽状态就被消灭了。


当然除了这一点,还有两个方面,欧洲和中国也有很大的不同,首先是欧洲只有一个统一的宗教,那就是天主教,不论是只会骑马打仗的王二爵士,还是只会种地的大柱子和二栓子,都信的是同一个上帝,没有其他异端学说。



这一点和中国也非常的不同,中国的大柱子或者二栓子,如果对现实不满,很可能就会被张角或者方腊忽悠,去参加太平道或者白莲教,甚至摩尼教,没事大家就可以悄悄的聚在一起琢磨,怎么收拾地主王二,所以经常能一呼百应。


但是欧洲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大柱子或者二栓子有委屈,只能向村里的神父诉苦,但村里的神父,很可能就是王二爵士的弟弟王三或者王四,因为没有继承权,去当了教士,他怎么可能煽动你去造王二爵士的反?肯定是劝你老老实实听王二的话,忍受今生的苦,将来争取入天堂。所以欧洲农民缺乏一种组织起来的手段。


其次欧洲农民所受到的压迫方式,也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欧洲的大柱子或者二栓子,除了给贵族骑士王二男爵交租子,他不必知道国王究竟是张三还是李四,因为国王要钱要粮,自然会去找王二爵士的麻烦,和他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而且欧洲还有一点和中国不同,从老大柱子,老二栓子,一直到老老大柱子,老老二栓子,世世代代就为老王二甚至老老王二爵士种地,所以虽然是主仆关系,但多少还有点感情。


因此虽然王二爵士可能也很贪婪,照样会搞搞半夜鸡叫,但一般不会把大柱子或者二栓子逼上绝路,真遇到天灾人祸,大柱子二栓子实在没饭吃了,王二爵士也会把家里的剩菜剩饭分点给他们,不会学黄世仁把人逼得去喝卤水。


但中国就截然不同了,中国古代的封建王朝是依法治国,地方官张三很可能是中央从外地派来的,和农民大柱子二栓子谁认识谁呀?依律该收的税,一分钱不能少,而且他中间还要捞点火耗,至于遇到了旱涝水灾,你是死是活,关他个屁事。


就算他有良心,看见地方上的老百姓活不下去了,那他也得先报告中央,在古代的那种通讯技术条件下,这一来一去很可能就是几个月,结果大柱子和二栓子都要饿死了,朝廷的指示都还没有到。


如果再遇到地方官张三不是一个好人,把朝廷的赈济粮全都贪污了,上级根本就无法知道,很可能是大柱子和二栓子早就揭竿而起了,规模大到地方官张三都掩盖不住了,朝廷才如梦初醒。


而这种事在欧洲王二爵士的领地上就绝不会发生,就算管家赵四搞搞手脚,可是在这巴掌大点的地方,王二没事出去骑着马溜达溜达,就立刻会发现事情不对头,所以一般都能防微杜渐,不至于搞得病入膏肓。


正是由于以上的这三点差别,欧洲的封建统治反而比中国更加稳固,甚至更加“人性化”一点,因此这也是欧洲,为什么在中世纪之前,几乎没有爆发过大规模农民运动的根本原因。


所以欧洲和中国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社会,它最尖锐的矛盾反而不是领主和农民之间的,而是国王和封臣之间的,因为他是间接统治,国王要粮要钱要人,都是找领主们要的,因此一切冲突都是由此而起,千万别想当然的套用中国古代的逻辑。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聊这个话题呢?因为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明白欧洲变化的内在逻辑,由于这些都是历史学界公认的观点,我就不注明它们的出处了。


接下来读者可能会奇怪了,这和我们要讲的这场战争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实在是太大了,正是因为这场不起眼的战争,煽动了蝴蝶的翅膀,引起了欧洲接下来的风暴,让我们先看看这场战役的经过。


读过我们前面文章的朋友都知道,中世纪的欧洲重骑兵,已经进化成了金军铁浮屠的加强版,早已经成了战场上的决定力量,基本上是所向披靡的。


虽然在此之前,曾经发生过两个意外,分别是1302年,发生在比利时的金马刺战役,还有1315年,发生在瑞士的摩尔嘉屯战役,步兵曾经击败过重装骑兵,不过这是两个特例,前者是发生在水网密布的科尔特赖克,后者是发生在山间的小路上,这些地方本来就不适合骑兵作战,都是特例,在真正的开阔地上,还从来没有一支步兵,能挡得住重骑兵的冲击。不仅仅在欧洲如此,在世界其他地方,这也是一个铁律,那么这一次会有意外吗?



应该不会有意外,至少在弗莱堡和勃艮第的骑士们看来,这是一场胜算在握的战争,先不说他们拥有17,000人,接近对方的三倍,更何况他们有一千名重骑兵,这可是摧枯拉朽的力量。


战斗开始以后,瑞士人排成了两个方阵,开始缓缓向前,准备迎战封建领主们的军队。骑士们看到对方的这个部署,并不诧异,靠密集的长矛来遏制重骑兵的冲锋,这是步兵的唯一办法,骑士们见惯不惊,因为这种战术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不能动,只要一动队形就会混乱,只要产生一个缺口,骑士们就会把它冲得七零八落。



可是如果不能动的话,那也就无法威胁到对手,也就失去了战斗的主动权,相当于棋盘上没用的废子,所以骑士们针对瑞士人的部署,立刻做出了针锋相对的安排,他们用重骑兵做出冲锋的姿态,威胁其中的一个方阵,逼迫它原地不动,然后出动步兵去打击另外一个方阵,利用人数上的优势击败它以后,再回过头来,集中全部的力量,收拾剩下的方阵,到那时候,就自然是瓮中捉鳖了。


这看起来是一个无懈可击的战术,充分把握了各个击破的要诀,领主们的军队兵分两路,重骑兵冲向了一个方阵,步兵去围攻另外一个方阵。


果然,当重骑兵冲向瑞士的一个方阵的时候,瑞士人立刻停住不敢动了,把长矛指向了骑兵冲击的方向,不过骑士们只是虚晃一枪,分散开来,从四面围住了方阵,不断的发动试探性的进攻,一方面等待对方露出破绽,一方面等待另一边的胜利。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当另一边的封建领主的骑士们,指挥着步兵乱哄哄的逼向另外一个方阵的时候,瑞士人突然发动了高速冲锋。冲锋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无非就是进入步兵的混战,最后的胜利,肯定是人多的一方。


可是接下来邪门的事情发生了,瑞士人用接近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封建领主的步兵阵线,但是阵型却保持丝毫不变,横成排,竖成列,每一个人就像瑞士钟表里的零件,保持了精准的位置。


这怎么可能?骑士们一下子就傻眼了,在他们的经验中,步兵方阵不要说冲锋了,就是转个向都会乱成一团,可是瑞士人居然在高低起伏不平的开阔地上,居然能以如此高的速度进行冲刺,而且还保证队形的一丝不苟。


接下来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当双方的步兵阵线冲到一起的时候,瑞士人的阵型居然还是没有乱,这可是一个由将近3000人组成的大阵,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仗顿时就没法打了,瑞士人犹如是当年亚历山大领导下的马其顿人穿越回来,用长矛和战戟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墙,无情的刺穿眼前遇到的一切,在上万名敌军中左冲右突,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全体配合的精准无误,就好像瑞士钟表里严丝合缝的齿轮一般。


面对这样一支无懈可击的军队,一个转动着分秒不差的杀人机器,领主们的步兵部队和轻骑兵部队,瞬间崩溃。在丢下了无数的尸体以后,一哄而散,然后这个方阵立刻转向,向领主们的重骑兵发动了冲锋,而刚才那个处于守势的方阵,这时也突然启动,也发动了冲锋。


疯了,完全疯了,骑士们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步兵竟然可以这么打,两个接近3000人的大阵,竟然可以用如此高的速度,忽前忽后,居然纹丝不乱,步兵向重骑兵发动冲锋,这在人类的战争史上是史无前例的,而瑞士人竟然做到了。


一个奇迹就此诞生了,6000名武器单一的步兵,击溃了一支人数多达17,000名,由重骑兵,轻骑兵,弓弩手,剑盾手和长矛手组成的合成军队,那么这仅仅只是一个意外吗?


不,这不是意外,这是一场翻天覆地的军事革命的开始,接下来在1386年的曾帕赫战役中,1600名瑞士步兵,用同样的战术,击败了谋求恢复对瑞士统治的李奥波德三世率领的4000名骑士,再次上演以少胜多,用步兵打败骑兵。


接下来在1476年的勃艮第战争中,瑞士步兵三次击败勃艮第公爵大胆的查理,打的他手下的重甲骑兵丢盔卸甲,勃艮第公爵最终在第三次会战中兵败身亡,勃艮第公国被灭,从此以后,在欧洲大大小小的战场上,到处都活跃着瑞士人的身影,让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获得了不败的称号。



这就是14世纪的步兵革命,瑞士人揭开了它的序幕,它撼动了整个欧洲的政治基础,骑士不再是欧洲军事的唯一垄断者,所有的人都可以向他们发出挑战,从此以后,欧洲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制度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过在讲接下来的故事之前,我相信很多的读者都想知道,瑞士人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为什么他们能率先引发军事革命呢?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聊一聊地理决定论。不知道大家注意到这一点没有,那就是在人类社会早期,凡是在平原地方建立的国家,最终都毫不例外的走向了专制制度,而在山区建立的国家,最后肯定会创造出民主制度。


不信?大家想一想,诞生了民主制度和共和制度的古希腊和古罗马,都是来自多山的意大利半岛和希腊半岛,而创造了集权制度的古埃及,古巴比伦,古代中华帝国,他们建立的地点,却是在尼罗河平原,两河流域,以及中国的中原地区。


这种不同的地理特点,导致双方产生了不同的军事制度,在多山的希腊半岛和意大利半岛,战争的主力必然是步兵兵团,而在一马平川的埃及和两河流域,以及中国的中原地区,战车则成了战争的决定力量,正是由于这两种不同的作战方式,导致双方最后选择了不同的政治制度。


由于希腊半岛和意大利半岛,大部分都是崎岖的山地,所以虽然他们也知道战车这种技术,可是由于地形限制,绝大多数的战役都必须要由步兵来完成,而步兵要想形成战斗力,就必须要依靠团结和协作,以及良好的纪律,个人的作用是有限的。


比如雅典的王二,可能也是一个武林高手,家里也有两个钱,但他如果想要压迫,比他穷一点的雅典的大柱子和二栓子,单凭自己一个人,靠着一支长矛和一个盾牌,就想让同样拥有一支长矛和一个盾牌的大柱子和二栓子两个人,当自己的奴隶,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就算他精通葵花宝典,能同时打败这两个人,可是如果对方叫来李二麻子和张二狗子帮忙,那他肯定就会双拳难敌四手了,更何况他还得小心,大柱子的相好翠花,趁他晒太阳的时候,冷不防的拍他一板砖。


所以在一个以步兵为主的社会里,王二没有办法形成对大柱子和二栓子的压倒优势,更何况如果他打算和斯巴达的赵二愣子较量,还要靠大柱子和二栓子他们的帮忙,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强势一点的王二,并不能比弱势一点的大柱子和二栓子牛多少,由于大家都不是超人,只能互相依靠,这样就很容易渐渐的,在内部形成一种民主制度,一致抱团对外。


因此古代希腊和罗马为什么会走向民主制度?这就是其中的内在逻辑。盐野七生曾经在《罗马人的故事》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情节,当外敌入侵的时候,由于平民对贵族平时的统治不满,所以决定袖手旁观,贵族们立刻就傻眼了,只能做出很大的政治让步,只有平民愿意重回战场,他们才能对付的了外来的敌人。


可是在东方就完全不同了,中国的王二因为有钱,所以他可以装备一辆四匹马拉的战车,上面乘坐三个人,一个人驾驶,一个人持戈,一个人射箭,所有的人都重甲在身,这个战斗力,就不是徒步拿着长矛和盾牌的大柱子和二栓子,所能对付得了的了,就算是再加上李二麻子,张二狗子,一样分分钟被王二碾压。



所以中国的王二们,是有能力欺负中国的大柱子和二栓子的,强迫他们为自己做事,而且正由于王二对他们的剥削,所以王二可以拥有更多的财富,因此可以装备更多的战车,因此他就更有能力欺负大柱子和二栓子,而且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王二都可以自己应付,大柱子和二栓子是没有发言权的,所以由于有了战车这个力量倍增器,王二就有能力搞专制。


因此回到我们之前的问题,为什么中世纪的步兵革命是由瑞士人引起的?因为瑞士人都住在山里头,是一些山地部落,战马在这里是没有用的,所以他们中间没有那种力量超群的中世纪骑士,因此大家都是平等的,自然也就会搞起了民主制度。


为了避免让自己的部落,沦为山外那些势力强大的封建领主们的附庸,受他们的剥削和压迫,所以他们就发展出了和当年希腊人罗马人相同的政治和军事制度,每一个公民在享受投票权和自由权的同时,也必须要为这个制度而奋战。所以他们每年农闲的时候,都会聚集在一起进行军事训练。


不过瑞士人也深知,他们在单兵素质上,武器的精良程度上,都永远无法和贵族骑士们相提并论,所以他们只能靠发挥集体的力量,而对于步兵来说,这就是方阵,而瑞士人做出的最重大的突破就是,他们让方阵动起来了,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是长年累月的训练,这只有在全民皆兵的平等社会,才做得到这一点,所以欧洲的军事革命,恰好发生在封建骑士们统治的薄弱点,也就不足为怪了。


看到这里,可能有很多朋友感到有点奇怪了,因为很多人都听说,大航海才是欧洲一切变化的开始,为什么我们会说步兵革命才是撼动欧洲封建王朝的导火索呢?

水库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79群.1群又称元老群。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7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水库微信群二维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