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库论坛

搜索
查看: 26|回复: 0

杭州、互联网、体制化,和中年

[复制链接]

349

主题

349

帖子

108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89
发表于 2019-7-4 10: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陆总,上家公司同事。 


虽然称呼带总,其实他就一普通资深员工。 


问我:最近怎么样? 


我说:老样子,你们怎么样? 


他说:第二波裁员开始了。 


我说:岂不是人心惶惶? 


他说:慌是慌的,技术走了不少,不知道这波怎么样。 


我问:都谁走了? 


他说:X哥走了,去了阿里,P8 ;XX回北京了;大神也离职了。 


这三人离开,我一点不惊讶。 


X哥是某小组负责人,负责业务和技术,手下10几号人。浙大计算机硕士毕业入职,工作六年来,职场表现极好,多次创造团队内部晋升记录。 


为什么对X哥离开一点不诧异? 


早就听说,X哥,还有另外两个小组长,15-16年杭州房价大涨之前,首套房子,买在余杭区阿里巴巴西溪园区附近。


他们三个人背景相似,差不多同一年校招入职,对公司各方面都比较了解。 


有位同事说,他们不看好公司或者当前业务,房子都买在那边,迟早要去阿里的。 


XX,北京人,清华软件工程本科毕业后,去日本工作了两三年,然后回到杭州。业务没有起色,裁员小道消息四起,他回北京也在意料之中。 


我曾问过XX:你北京人,怎么来杭州工作了? 


他具体说什么忘了,大概意思,不给自己设限,多经历一些事情。 


至于大神,就更不意外了。 


他14年清华数学系本硕毕业后,去上海工作了两年,16年来杭。


大神智商高,当年高考,四川省理科前30名。原来组内两位浙大博士,都非常佩服他的快速学习能力。


人送外号,大神。 


组里流传一个段子,某次,大神说:工作累了,看会相对论休息一下。 


大神工作之余,一直在优化他的数字币量化交易程序,18年还买了不少数字币ICO,他说工作没意思。


旁边的浙大博士说,大神主业是做量化交易,副业才是在这里上班。 


大神一点不忌讳跟同事们讨论他的交易策略和业绩,甚至团建聚餐的时候跟大Boss也谈论过,他是真的不在乎这些。 


整个18年,收益在1-6倍之间起起伏伏,今年年初听他说还有150多万收益,问过我买房相关的几个问题。 


早在一年前,大神就有意无意地跟他的组长,和大Boss提到过,他随时可能离职。 


我说:离职了干什么。 


他说:全职试试,上班赚不了几钱,同时搞两边不讨好。 


我说:以前资金量小,玩大杠杆,亏了还有工作兜底,现在资金量大,不适合那么玩了。注意仓位和风险控制,至少保证极端情况下,还能有翻身的可能。 


他说:好。 


大神是个风险偏好者,毕业后一直没想过买房,也不找女朋友,所有积蓄都投入到了交易账户,经常一天十几万、几十万的波动。 


他的路,一般人走不了。 


经常吃饭的时候问他:最近情况怎么样? 


他说:周六修改了策略,净值从6跌到4…… 


大神说要走说了一年多,最近才走。相反,在他走之前,组里包括几任组长在内,基本走光了,他们走的时候,毫无征兆。 


再说回裁员。 


某司,产品一直以情怀著称,工作环境比较温和。薪资待遇比不过阿里,但比起杭州的其他互联网小公司,优势明显。 


对于受不了阿里文化和工作压力,追求生活与工作平衡的人,这里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去处,从来也去乏各种名校毕业生。 


情况从去年年中开始转变,起初听说,AI相关的部门,优化了一波,然后波及了更多部门,甚至有些产品线或事业部成建制裁撤。 


陆总所在产品线,受到了头条等公司的冲击,几年间,日活跃用户从几千万一路下跌。 


17年上半年,公司引进了不少行业技术人才,试图改变这种颓势。包括从硅谷一线大厂,引进了一位有多年工作经验的CMU博士,D哥,来负责技术。


北京、杭州两个团队PK,向他汇报。 


但是,一年多过去,指标还是往下掉,且毫无改善迹象。 


大势背你而去,即使不停地奔跑,也不一定能待在原地,这几年的业务处境就是这样。


至于原因,那是方方面面,但谁也改变不了。 


业务做不上去,开源受阻,只剩节流一条路,人员优化,在这种情况下进行。 


首先是18年下半年,人员招聘叫停,只出不进。 


其次是考核上面做文章,新员工转正不通过。


北京团队有个读者,大熊,他说他知道的就有两个社招员工,工作6-10年,在团队里级别很高,没有转正,理由是试用期产出不符合预期。 


试用期不通过,以前没见过,更何况是这种资深员工,面试的时候干啥去了?大熊说。 


杭州团队有个应届生,本科上海top2,硕士美帝top20。年后听说他离职了,我还蛮惊讶的,虽然没怎么打过交道,小伙子平时给人的感觉还蛮正面的。 


听说,他实习期转正了,系统里面也是通过的。年后领导谈话,说他实习期虽然通过,但是产出不佳,继续呆在这里,将来晋升不顺。


建议他主动离职,这样公司还可以开离职证明,不影响找下一份工作,给了一个月缓冲期。 


再次,老员工考核也开始实行末位淘汰,以前末位无晋升资格,只要愿意呆,不赶人。 


现在,一切都变了,领导谈话,不会明面说裁员或者淘汰。言下之意,希望主动离职,没有裁员,当然也是没有赔偿啦。


缓冲期可以商量,职场老鸟,该争取的争取,不到万不得已,没必要撕破脸,对双方都不利,道理大家都懂。 


19年年初上班不久,员工之间,小道消息广为流传,D哥下面要优化30%。 


同时,主动离职也不少,这是行业惯例,年初发完年终奖,离职高峰期,但这里只出不进。 


杭州这边,有去体制内研究所的,有去深圳腾讯的,有去阿里的,还有计划移民欧洲的。 


有位女员工,985本硕毕业后,在这里上班四年,18年初生了小孩,修产假,年度考核背锅。 


这也好理解,组全是985硕士,实力没有明显差距,工作内容都能胜任,工作上时间投入少了,背锅理所当然。 


离职前跟她聊过一次。 


她说毕业那会就想大干一场,去了工资最高的游戏部门做程序员,那里很多清北毕业生,他的学历在那边都不算好。


996是家常便饭,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干了两年之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游戏能不能火,完全看运气,就像赌博。工作都是重复的业务逻辑,技术难有积累,就转到了当前部门。 


有了小朋友之后,她说想法变了,就想多点时间陪小朋友,下班走的早。这个早,只是相对其他没有孩子的年轻同事,但领导都看在眼里。 


这样下去,好业绩和升职,基本与自己无缘,通盘考虑之后,她主动离职了。 


她说先做一阵全职妈妈吧,后面想考公务员,做一份早九晚五的工作。


杭州这边,几乎不动声响,离职的人基本够30%了,后面也就没有进一步优化的消息。 


北京团队,最近几年,在跟杭州团队的竞争中,一直处于下风,换了好几波人,做着少许边角业务。


内外交困,整个团队长期充斥着迷茫和无力感。继续呆也没意思,加上30%优化的小道消息,一部分人就开始找出路了。 


大熊就是其中之一,在这里四五年,他说趁还年轻,在大船沉没之前,主动弃坑。


他看到某大厂一个招聘岗位,跟他匹配,找我帮他牵线了该岗位内部人,遗憾的是,面试之后不了了之。 


大熊最后去了一家教育相关的公司。 


某天,突然听说,两地技术团队负责人,D哥,离职了。这是个大新闻,也很突然,团队内部私下里议论纷纷。 


据说是回美国跟朋友创业。D哥这种中层,报酬里有很大部分是期权,离职的原因,可能觉得这块业务上市彻底没戏,或者等不及了。 


至此,没有裁员,优化30%的目标得以实现,留下的人暂时安全。 


但是,人心散了。 


这不,最近又走了3个主力技术,就是前文提到的。 


陆总现在又有点慌,因为小道消息又在传…… 


陆总硕士毕业后,在国企呆过一两年,跳槽到当前公司。刚开始干劲十足,一路升职加薪,三四年下来,也进入了平稳期,职场上早没了野心。适应了这里,并成为了这里一份子,和受益者。 


部门这块业务,几年来,一直在萎缩,大家心知肚明。 


我曾问他,你杭州最好的学校毕业,为什么不去阿里试试,毕竟,那边发财的机会更大一些。 


他说不喜欢阿里的文化和工作氛围,要去早去了,还呆在这里,是因为习惯了这里的环境,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相比阿里,工作更舒心。 


相对北京的互联网就业市场,杭州的选择面太少。比当前公司待遇好的也就阿里,北京几家大厂在杭州有分舵,象征意思大于实际,招不了几人,其他一众给阿里打工的小厂,学会了阿里的加班文化,给不了阿里的待遇。


华为、诺基亚、海康威视,都是IT企业,园区也都在周边,同在滨江区。但毕竟业务方向相差较远,只见过从那些公司跳到到互联网大厂,没见过反跳的。


所以,跟陆总一样,许多人一直呆在这里没动,就像温水里的青蛙,逐渐失去了对周遭环境的感觉。


而目前,环境变了,谁都不知道下一个走的是谁,主动或被动。


对于陆总,还有一个尴尬的问题,以前不想去的地方,现在想去也不一定去得了。


因为职场中,大部分人都难以逃脱工蚁的命运。


多数行业,新人入职前2-3年,迅速成长为熟练工,再往后,成长放缓,甚至停滞,然后是周而复始,无穷无尽的搬砖。并不能有效积累可以用来交换的资源。


一个7-8年经验的程序员,并不比一个3-5年的同行有多大优势。


更要命的是,在技术快速更新的互联网行业,3年前的黑科技,早已是今日等着被淘汰的落后产能,对老工蚁的技术积累,极为不利。


加之35岁之前 ,体力、智力也都过了巅峰。人到中年,负担上身,分心的事情变多,也失去了继续学习新姿势的热情,一线做执行的能力,大概率被后辈追上,甚至超越。


如果环境不变,凭借制度的力量,相比年轻人,老人更有存在感,继续混口饭吃没问题。一旦平衡打破,需要到市场去抢食,那自然是经不起冲击的。


陆总说,航哥,你看过《肖生克的救赎》吧,图书管理员老布,在监狱呆了几十年,适应了里面的一切,已经离不开监狱了。重反社会,回归自由,他根本无法适应,再也找不到在监狱内生活的感觉。


这,就是体制化,电影里瑞德有过精彩的阐述:


「体制化」就像那个监狱一样。刚来的时候,你特别不习惯,觉得四处都不舒服,到处都在压抑你。可是,时间长了以后,你已经非常习惯这一切了。反倒是离开了它,你到活得非常别扭。


陆总说,年轻的时候从国企跳出来,那时反感里面的排资论辈,年轻人看不到出头之日。跳到了满是年轻人,更加市场化的公司,刚开始热火连天,干劲十足。人到中年,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冲击,现在怀念那种排资论辈啊。


我说,好事不能全让你占了。


有人说:奴隶制从来都没有消失,只不过变成了一天八小时。


职场就是这样,什么职级、优秀员工、季度之星,都是驯化工具。只有少数人能逃脱,比如电影中的安迪,但别忘了,人家入狱之前就是银行的副总裁,精英中的精英。


多数人,只能祈求一个更长刑期的监狱。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把国企、银行、事业单位,公务员叫做体制内,因为他们觉得这些地方不容易失业,可以干到退休。


「体制化」无处不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