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库论坛

搜索
查看: 2653|回复: 0

最绿的韭菜,最信任的刀#X67

[复制链接]

20

主题

20

帖子

10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
发表于 2018-10-22 09: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xj6mGVMUf6l7VWwJ.jpg

最绿的韭菜,最信任的刀 #X67

一)无言时刻

微信文章的大主题跟两年前比,已经彻底不一样了。再也没人担心朋友圈里还有没有咪蒙笔下的贱人和low逼,因为那些事情都抵不过更加现实可感的不祥气味。

比如,国企竟然是如此的落后与蠢笨,以至于将离职会影响国家登月事业的重要人才晾在一旁当个《》,等人家走了才发现,没有他整个项目都瘫痪了。

然而比国企效率更高更为活跃的私营企业,却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因为国进民退的绞索似乎正悬垂在他们的头上。那个黑暗的年代还没过去多久,他们又将再次在《》。

恐慌这种感觉跟溺水很像。据说,当冰冷无情的河水淹没过头皮的刹那,你会感到自己的发丝全部竖立起来飘荡在水里,那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所以溺水的人会拼命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一件物品,哪怕那是一根稻草,一块砖头。但是随即有人说了,砖头也未必就牢靠,因为今天,《》。

这可怎么办,惶惶不可终日的中国人在朋友圈里,窥见灾难黑色羽翼的阴影。然而他们除了心急如焚地转发一个又一个浅灰色附着两行文字的小方块,找不到任何现实可行的办法。

逼急了,就到小密圈里问移民事,瘟头瘴脑地说:“昨天吃饭,有位体制内朋友,都开始给移民过去的人托孤了。”
jFYeCGaGBFekMK1Q.jpg

公众号行业早就不是那个写写柠檬和橘子的爱情故事就能骗个刷屏的好时候了,如今连十五岁的人都不信那个。

十五岁有十五岁的教育失衡阶层固化,五十岁有五十岁的国进民退中美决战,如今这个七嘴八舌的年代,每个人都能在朋友圈发现合适自己的焦虑

很多人吐槽今年网监的尺度收得吓人,我却觉得这是言论最得意的年代。兽爷最早的《疫苗之王》,不过一篇挖坟文章,甚至能掀起全国范围内的疫苗风暴,拿掉数个省部级官员;头部作者咪蒙离婚的话题热度则与刘强东出轨并驾齐驱,令人们愿意挥洒自己的汗水和口水,而后者坐拥京东帝国,是中国如今最成功的商人之一。

信息传播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作出反馈的层级又是如此之高。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我发现身边所有人都突然开始讨论张小平离职的事情,紧接着就看到往日似乎遥不可及的新闻频道,快速地在播报人们刚刚在屏幕上划过的新闻。

人们前所未有地信任这些朋友圈和群里快速流传的小段落,像是中蛊一样,对每天推送的指挥棒作出尽可能热烈的反馈。

但很可惜,这并不是因为真相更易获得,你每天阅读的,全身心信任或将信将疑的文章里,90%以上都是谎言和错误

难道“爆款良心文”就是真相了么。恭喜你,答错了。

写手们撒谎的技巧,是越来越精进了 wCBbC2C2qbR4YI2d.jpg vG3Xgw66GXsswZg6.jpg uIH0z0d58vSHz889.jpg ,以至于触及到了某个根本性的分歧。
这就是水库屡次讨论过的左右之争


不要相信媒体,《
“勇于献身”那些新闻英雄,甚至比他们要打倒的大老虎,更邪恶

二)左和右

左和右,自由派和保守派,个人和集体,当下和未来。它们有多重面目,但出自同一逻辑,“同出而异名”。
在美国,最近的一次左右对抗,是近似白热化的、围绕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展开的争斗。

肯尼迪大法官退休后,最高法院空出了一个位置,现在的自由派保守派比例是4:4,所以这个位置将决定最高法院的政治归属。

特朗普提名卡瓦诺担任大法官,民主党的对策是,随即找出三名女性,声称卡瓦诺曾性侵过她们。然而她们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

接受国会质询时,福特女士声称,她已经忘记了在谁家聚会、案发哪月哪天、乘谁的车前往、事后如何回家。她提供了4个参加过那次聚会的证人,可是没有一个人记得聚会之事,其中包括至今与她保持联系的中学闺蜜。

不过,在身份政治的护佑下,
福特女士在国会作证时,没有一个人敢质疑她是否撒谎,没有一个共和党参议员敢深挖破绽,交叉盘问,或者质疑未遂性侵事件或许确实发生过,但15岁小女孩酒后有可能记不清楚时间、地点和涉嫌人。即使卡瓦诺也不敢质疑福特女士是否诬告,只能说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共和党参议员弗莱克甚至被一群女权主义者堵在电梯里质问:
我受到性侵,却没人信我。你这是在告诉所有女性,她们的遭遇不值一提。
ralwb4rZBdLKWBg7.jpg
MGj8v2Fgii1JluIf.jpg
这段对话很具有代表性。这个大法官职位将决定美国未来数十年的国运,曾被侵犯的女性却因为她们的经历无人在乎,自己的感受受到了伤害,而希望推翻现有的人选。

仅仅因为一个莫须有的道德瑕疵和大多数人一辈子也用不上的权利,被煽动的民意就要改变这个国家的根本走向,并且将路线上的具体分歧,理解为一种集体对个人的压迫。

参阅:《
《》

三)中国东林


中国的“卡瓦诺案”,则出现在明末:史书的记载,是所谓正义的东林党人,如何与曲意逢迎的阉宦和贪财无厌的明神宗万历作斗争。

期间东林党人表现出了极其高尚的气节,强烈反对内阁的专权,抗议结党,控诉皇帝派遣矿监税使的行为是横征暴敛,民不聊生。

但是将视角切回万历年间的财政收入,在神宗派出“掠夺民财”的矿监税使之前,商人的利润就可达到农事的三倍,然而农业税依旧是国家税收的主体。

万历初年商业加农业的两税收入,可折合2200余万两银,商业税总额却不过340万两左右,农业税达到了商业税的6.5倍。

加上通过税、营业税、盐税等征收不足,税收结构无疑不够平衡。当战争掏空国库时,商人就颇显得有些置身事外。

而东林党所捍卫的“民众”又是谁呢?

李三才的父亲是个通州小布商,顾宪成之父不仅有土地,而且“竭力商贾”。高攀龙是顾宪成的老乡,他的生父高梦龙也是“一意治生”。

在以农业税为主的税收结构里,赚得更多却缴税更少的群体,正是李三才、顾宪成、高攀龙的父亲。

所以矿监税使一到民间,镰刀割到了小市民阶层的头上,东林党人才会像挨了鞭子一样跳将起来。不然以前负担都压在老农民身上时,如何不见书生出来仗义执言?

东林党人为小民呐喊的“为商为国”“士农工商生人之本”,并不是什么家国大义的呼唤,毕竟我爹的遗产就是我的家产啊。
m586538kePswyxdZ.jpg
至于所谓“搜刮来的矿税皆入内库,满足皇帝私欲”的说法,深挖下去就更有意思。
矿税入内库的情形确实是有的,但明显话只说了一半。有学者考据,在派遣矿监税使的二十年里,矿税银其实并不全部解进内库,而是皇帝与宦官分成,比例甚至达到了4:6,而且拿四成的是皇帝。

剩下六成留监的银子,也并不是留给矿监税使本人,而是归其所在的衙门,如司礼监、御马监、内官监等等。只不过矿监税使当然不会傻到把刮来的财物全部上缴,以至于有了“十不解一”的说法,即落入他们手中的银两是解入内库数目的十倍。

这个比例还没有终结。到了矿税的后十年,征收逐渐有序之后,户部、工部也参与了进来。新的分成比例是2.5:2.5:5,按这一说法,对于能拿到明面上的银子,户部和工部甚至能抽走一半。

如果真是“神宗贪财私欲,搜刮银两”,那皇帝只分到三成不到的比例,未免也太憋屈了一点。

更不要提内库太仓的财政支出界限,本来就不够分明,皇帝可以挪用太仓银,但后期太仓空虚时,臣子们同样喊出了“公私无别”的口号,要求万历拿出内库银两来救济国事。

不过,现在读文献,以上种种细分,都是学者考据推测,连蒙带猜弄出来的可怜结果。

大多数史料里,你只能看到东林党人被逮捕时,“雷电交作, 风吼水立, 士人拥之泣送者数万人, 郡县长咸涕卜, 氓隶莫不掩面”,俨然天都要塌了,跟“在祖先的土地上流浪”好有一比。而所谓“民脂民膏”的矿税银有一半用在了政事上,反倒没人关心。

时间淘洗历史,真相逐渐风化成沙。人们只记得苍天无眼,罪恶的阉宦与晦昧的皇帝,要这样来迫害铁骨铮铮的正义的东林党人。

可是东林党人又是何其正义,正义到了把黑吃黑的事情,用微信公众号小纸条,硬是写成了抢劫与反抗的斗争。

于是杀了魏忠贤的崇祯再也没办法逼着顾宪成的爹们吐出军饷,便只好裁撤驿站,省下李自成的口粮钱,去对付辽东刀枪不入的野猪皮。

所谓“明实亡于东林”,这么快就被人忘却。朋友,景山上那棵老歪脖子树,还在眼睁睁地看着你呐!
l13NZ9ynNz08e69n.jpg
参阅:如果张居正改革不被清算,明朝能撑得过1644么?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045500/answer/30648929
《万历矿监税使原因再探》,林枫,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
《明朝万历年间“矿税银两”的定额与分成》,方兴

四)堕落的诱惑

人性的基础原理是相通的。这种欲望与理性的矛盾,左与右的分歧,甚至成了两年里鸡汤口水文的核心。

微博“X老师”,常年号召多生孩子,利家利国。
一则因为“人多力量大”,等到婴儿们长出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他们就将是这个家庭家族最大的财富。
人丁兴旺,家族必定繁荣昌盛。老教父生一堆儿子,死了桑尼,还有迈克尔为他报仇。迈克尔生得少,最后就只好孤独老死。

二则对于种族而言,生存繁衍乃是高过一切的要紧天职。如果生命无法得到传承,那么种族就将灭亡。
如果再无人生育,中华民族,就将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结果这样一个人,被点名挂出来全网骂,骂的理由是什么呢?
  • “你物化女性,只提倡女性生育价值。”
  • “女人生存的意义从来就不是生育孩子,她们应当去追寻真正的自我。”
  • “你繁殖癌,恶臭,生下的都是肉蛆蛊虫”
  • “他伤害女人,让世界变成恐怖的粪坑”
XKYzV49P8xl9ky5l.jpg oUn4RUuK5lRCRCLn.jpg
我替你们把话讲白了吧。

不就是只想追求自我的放纵,而不愿意为家庭和国家种族的繁衍,尽一点点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么?

抛弃一切顾虑烦恼,只追求当下的快乐,想不生不生,想打滚就打滚,当个左派的现世幸福者。

巨婴本人永远是幸福的,因为他永远在给别人添麻烦,而不是收拾人家的麻烦。


Liberal = 放纵主义 OyYwfbfwrwb98Bu8.jpg WUuv6UVf8U61Sp6V.jpg tmk37Mnd77A7UKuI.jpg

你花天酒地不生育,拿着戴森卷发棒东施效颦“淑女的品格”,却指望人家辛辛苦苦养下来的骨肉儿子扛枪上战场,拿他们稚嫩的胸膛堵子弹,保护你遛狗不栓绳,内心男外表女还可以进男厕所的权利和自由。

你不过是生怕养下一个孩子来,又脏又累拖累你,夺走你青春美貌时间,削弱你在择偶市场上那点可怜的议价权。

于是就不生,一个都不生,不生也还罢了,还非要把生的人骂作癌症蛆虫。

人家承认女人生娃是有价值的,是值得尊重的,比出去工作还要有价值得多。

分明是在尊重珍视女性的生育价值,也因此说,不重视生育价值而觉得工作更重要,是愚蠢的行为。
可是你捂起耳朵,不听不听就不听,生孩子就是受苦受难,我坚决不能弄花了美甲去灌奶瓶。

至于这个国家民族怎么办呢?
“那就都灭绝了呗~” jLlQNJQWncYAud7z.jpg LOy4oB2oR4B54Y4e.jpg

J3k9V5G5g3xcLgsZ.jpg
东林党、民主党也好,女权婊也罢,说来说去,都是人渣。

勤恳团结 和 自私堕落

之间的矛盾

个人与共同体,左与右之间的矛盾。

五)由人至畜

因为“小九九”过度盘算自己的放纵,肆乐。个人与集体之间不再是包含关系,而是对立关系
  • 每个人都会把自己代入那个被侵犯的福特,而不是卡瓦诺大法官,
  • 那个不被重视的小研究员张小平,而不是国企领导;
  • 那个被掘坟掠财的可怜商人,而不是明帝国的统治者;

每个人都会担心疫苗没有受到严格的管制,自己的财产转瞬就会被没收殆尽,重新在祖先的土地上无家可归。

这个时候,就轮到写手们粉墨登场了。谁能写出人们的心声,谁就能成为人气最高的创作者。只要把个人在时代潮流下的恐慌无助刻画出来,你就是所有人的知音。

当liberal放弃坚强,她们就沦落为待宰割的韭菜。由人至畜。

  • 至于张小平的“小小研究员”其实是相当于正教授的正高级职称,
  • 疫苗的最大问题其实是效价失灵而不是有毒有害,
  • “民营企业的消失”是因为统计口径发生变化影响到统计结果,
  • 东林党不交税国库就没钱去戳野猪皮
  • ——这种真正要紧的问题,写作者是永远不会提的。

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搞个耸人听闻故事,先把10万+拿到手再说。
读者会不会被夸大其辞的恐慌骗得晚上睡不好觉,人家数钱的时候才不会想呢。

今年年初迄今的大部分“焦虑”。其实都是“无良小编”售卖给你的。
用“碰瓷”的方法,激怒政府,换取自己“清流”的名声。
顺便100000+赚到盆满钵满。

“涕泪交加”的东林媒体人,人血馒头批发,剪刀大户。

你以为你是觉醒的中产阶级,其实你是最绿的韭菜。


参阅《

六)共同体

白左一而再,再而三地从“共同体”汲取力量。
却不愿为共同体,做出任何贡献。

魔鬼在狞笑,邪恶在弥漫。
没有共同体,公民权利也就不复存在。江南士人不愿意为大明的江山付出代价,结果怎么样,所有人也都看到了。

但即使如此,中产死猪皮还是愿意,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当。
左翼人口 >> 右
因为这实在太过诱人,太罂粟。

谁不愿意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在这里我永远正确,永远是受害者,一切无理要求都有实现的可能。

左与右已不是一个诉求问题,而是一个

人性软弱与否的问题。

在我们这个世界,索多玛的罪人,远远多于舍身盗火的普罗米修斯。

左派怯懦,自私,肆意享乐。直到最后,冀望一个“超级英雄”去拯救他们。

右翼整天当那个超级英雄。
你有病啊?


(我是军师,大祭酒,2018年10月9日夜)

水库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73群。 一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论坛元老在里面。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73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需要入群的库友请请直接添加徽信:689574   验证语: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