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库论坛

搜索
查看: 736|回复: 0

在韩国,今高考亦死,当偶像亦死

[复制链接]

33

主题

33

帖子

11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9-6-10 14: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如今,高考已不再是大多数国人改变命运的独木桥——就像那个段子揶揄的一样,高考在你人生中的重要性尚且不如你家是否要拆迁。

段子毕竟不值一哂。虽历经多年波折与变化,但不可否认的是,高考在国内仍是一种较为公平公正的人才选拔机制,偶尔出现的「寒门贵子」新闻仍能让我们看到一丝希望。

但在邻国韩国,「寒门无贵子,贵子出江南」(江南区是韩国著名的权贵聚集地),高考早已成为权力与金钱的游戏。

书山有路勤为径,还需一个富贵命。



残酷学海



去年有部火到出圈的韩剧《天空之城》,它在打破了收视率记录的同时,也打破了人们对于韩剧帅哥美女谈恋爱的刻板印象——该剧主线是一群虚伪势利的中产阶级家庭不择手段以期将自家小孩送入顶级大学的故事。

p2e2M7g42q1ey49r.jpg



剧中几位家长为了给孩子创造最合适的学习环境,营养餐补品、专人接送等基本后勤保障自是不消说,甚至到了严格控制房间的灯光与温度,在孩子的卧室单独辟出「静心小屋」的地步。


为了增强孩子的好胜心和危机感,一对双胞胎的家长将二人关在隔音暗室,用节拍器刻意制造出紧张绝望的答题氛围,令荧幕前的观众寒意顿生。


Y4ccIy4iBqlCb5C5.jpg


这些我们看来的不正常操作,却被韩国网友评价为「太真实了」。

在JTBC电视台的调查栏目《社会故事》以及EBS一档纪录片《学习的背叛》中,更多极端的例子被展现在观众眼前:

备考的学生们常常上补习班到凌晨1点,回家后还要继续复习,仅有数小时的放松休息时间,次日6点钟就又要去学校。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做习题做到手指无力,绑上橡皮筋继续写;实在困得不行,打开咖啡就是一通怼。

学生中流行着「四当五落」的说法:每天睡4个小时的学生能考上心仪的学校(当选),睡5个小时则会落榜。短短四个字,衡水听了会沉默,毛坦厂听了会流泪。

m18P1alhMpt19gaB.jpg


除了肉体折磨,同侪攀比与朋辈压力更是直插进孩子们胸口的尖刀,但凡考试名次有所下降,总有学生精神崩溃,以至于做出出格之事。

类似《天空之城》里的孩子去便利店盗窃之事常有发生,他们不是因为生活拮据,而单纯是想要发泄。

以上这些仅仅是笼罩在韩国学生头上的「看得见的手」,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不对等的教育资源——才是绝望源头。

韩国阶级固化严重,大行其道的「汤匙阶级论」便是典型:钟鸣鼎食之家的孩子含着「金汤匙」,中产则是「银汤匙」,剩下的便是含着「土汤匙」的平民孩子。


在早几年的热门韩剧《继承者们》中,成绩优异但家庭普通的女主进入了「金汤匙高中」后发现,除了因财富带来的见识与眼界方面的差距,就连自己的成绩都被富家子女吊打。


你即使非常努力,看上去也像从未努过力。人家飞龙骑脸怎么输?

说回《天空之城》,剧中几个含着金银汤匙的学生,在家长依靠财富与人脉资源的运作下,拥有了自己的私人补习教师与定制版的学习计划,甚至学校的试卷也能轻易到手。

除了高达十几亿韩元的补习费用,这种定制化服务只有大银行的VVIP客户才有资格享受。作为回报,教师承诺100%将孩子送进名牌大学。

B3VTFu3643agIsAI.jpg



对于土汤匙们来说,补习费用可以攒,但银行的VVIP客户可不是每个人都当得起的,就更不必说需要由教授、医生等「上流社会人士」写的推荐信以及综合记录手册了。


作为一种人才选拔方式,高等教育的重要作用是促进社会流动,并通过新晋精英不断代替老精英的向上流动方式促进社会进步。

但在韩国,「精英循环」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家庭之间经济、社会以及文化资本的竞争,是「阶层复制」。

这样看来,《天空之城》里寒门贵子的代表金慧娜最终死于非命,不啻为编剧对韩国教育现状的一大讽刺。

qQ7pGGH5Q23r7hpi.jpg






冷酷星途



名校受追捧的一大原因在于稀缺性产生的价值。但成功上岸,也不意味着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经合组织(OECD)2017年统计,近5年,韩国15-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在10%左右;韩国国内学者甚至抛出了38%未充分就业率的惊人数字。

韩剧《今生是第一次》中的女主尹智昊从首尔大学文学系毕业后,一度因为找不到工作而不得不到咖啡馆打零工。

出自「SKY(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延世大学简称)」的名校生,多的像尹智昊这样的苦逼零工青年,「毕业即失业」的滋味,绝大多数韩国年轻人都能了解。

在这种大环境下,不少人意识到正规的升学工作的路子走不通,便剑走偏锋,选择了起码看上去有一些可能性的演艺之路。

韩国娱乐业有着传统悠久的练习生制度,许多孩子通过选秀或者自荐的方式成为练习生,从背上书包起就是学校和练习室两头跑,将自己的未来寄希望于可能登上的舞台。

但如果说学海是残酷的,那么星途就是残酷plus,堪称冷酷。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立志于发展演艺事业的年轻人需要度过相当漫长而艰苦的训练期,除了唱歌跳舞等基本业务学习,还要接受仪态、礼节、表演等方面的培训。

在学校要经历的大小考试在经纪公司同样会遇到,且后者的竞争更为残酷,一旦无法合格,前方等待着的就是终止训练并退出。

好不容易熬到出道,但相较于学校和企业,娱乐圈分分钟教做人的程度更甚。年轻人浸淫其中,面对的是更多维度、更复杂的变化与竞争。

学校的学生抑或企业的普通职员,需要满足的可能是一个人、至多几个人的少量需求,它们来自你自己、你的老师、家长以及老板。

即使考试失利,也可以向家长老师表现出勤奋的态度。在企业就更容易了,加班给老板看、窃取他人工作成果……总之,学校和职场有着大量的可操作的弹性空间。

但在娱乐圈立足有点儿像做生意,本质上是要满足很多人的不同需求,用专业一点的术语来说,占领用户心智、开拓市场才是王道。

市场是冷的,莫得感情且利益至上。粉丝喜欢什么类型的歌舞,用什么方式可以吸引到更多流量,怎样能接到品牌合作……都是需要实打实去思考、去尝试甚至去拼抢的,有时甚至身不由己。

正如韩国女团Stellar前成员金佳英所说:


「如果觉得偶像世界很华丽,因为好奇而做的话,接下来将经受很多事情,所以不要去做……要想到还有更适合我的其他道路。」

辛酸言的背后,藏着Stellar成员为了生计不得不去拍一些18禁MV的真相。

星途冷酷,亦由于韩国娱乐业是高度成熟的产业,它的流水线上,生产出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更像是一种被裁减了思想、修理了审美、打磨了棱角的精致产品。

产业制度扼住了他们命运的后颈皮。如果没有做好定位、找到核心竞争力,甚至于如果没有恰当的运气,很多人便会郁郁不得志地迅速消失在这片茫茫红海中。

当然,韩国不是没有能兼顾学业与事业的明星,但更多想走这条路的年轻人因为自身精力有限只能二选一。

在讲述艺高生活的韩剧《追梦高中》里,两位知名偶像演员裴秀智和金秀贤出演的主角通过个人努力学业事业两开花。

但现实生活中,金秀贤参加了4次高考,曾一度在个人博客上表达了对过独木桥的绝望之情,至于裴秀智,则直接主动放弃了升学。

又如最近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韩星李胜利,其「业务能力」实属强悍,做人亦是八面玲珑,但李胜利在高中和大学时也曾两度因为演艺事业繁忙而退学。



炸鸡猜想



韩国网络文化高度发达,年轻网民们不断发明着像是「全抛世代」「宜家世代」「青年失信」的「丧词」。

全抛世代:放弃了恋爱、结婚、生小孩、社交、买房等世俗梦想的年轻人


宜家世代:像宜家中摆放的家具一样廉价又随时可被替代的年轻人


青年失信:背负贷款却又找不到工作,导致失去信用额度的年轻人

它们共同组成了「地狱朝鲜」


RoyN67LJc2JzRyOi.jpg



和其他丧词不同的是,「地狱朝鲜」少了几分向内的自嘲,多了几分对外的抨击——读书工作也好,当偶像也罢,大概率都是无用功——这个国度几乎堵死了年轻人的出路。

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供需失调:韩国年轻人能够得到的机会太少了。换个角度来看,也即韩国的人力资源变现模式过于单一。

就业市场的供需失调主要在于韩国经济与产业结构的失衡。这又是历史遗留问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和韩国特有的财阀制度关系密切。

「韩国人一生中有两件事不可避免,一是死亡,一是三星。」一句话道尽韩国尾大不掉的财团和影响深远财阀制度。

财阀是韩国经济的主心骨。据统计,韩国六大财阀年度营收额占韩国GDP的60%,其中单三星一家就占20%。

财阀制度在特定时间有其正面作用。上世纪60-90年代,韩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原因在于政府大力扶植重化工产业,财阀随即应运而生——筚路蓝缕之际,依据政策集中资源,重点攻破某些产业领域,是经济快速发展的可行之路。


如果你看过《巨人》、《五月之花》等背景设定在上世纪韩国经济发展初期的韩剧,就会发现,在当时,执政利益、财阀利益与民众利益无疑是一致的;但如今,它显露出的则更多是「too big to fail」的负面作用。

有学者认为,关系复杂的财团正如盘根错节的大树一般——「即使有几棵大树生长得很茂密,它们却吸收了周边土地的养分,使下面的灌木丛难以生长。」

这种二八效应同时带来的问题便是就业岗位的稀缺与人才的无差别竞争。

韩国青年要是想找工作,惯常操作是把简历投给超级大公司,因为小公司数量寥寥,且囿于经营成本压力几乎不招人。也难怪有学生从大学开始就会参加主题为「如何成功就职大企业」的辅导班。

即使费尽千辛万苦,削尖了脑袋进入大企业,大部分岗位还是不太需要脑力、只需要拼体力的螺丝钉岗位。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人代替的无差别竞争,是一场残酷的零和游戏。

此外,同样是由于遗留政策原因,如钢铁、化工、船舶在内的第二产业,在韩国经济结构中占比过重,这直接导致了韩国的第三产业缺乏资源,发展不畅。

诸如娱乐、游戏、电竞等三产仅仅是零星的繁荣表象,本应是一个国家最有活力、最有创造力的产业,在韩国却显得死气沉沉。

大企业机会有限,且伴随韩国经济不断降温,越来越多的职位遭遇「节流」;新产业缺乏发展动力,更是让韩国年轻人的工作「开源」遥遥无期。

最近,韩国年轻人之间又流行起了一个新的丧词「炸鸡猜想」

「炸鸡猜想」的意思是,对于普通人来说,无论现如今选择了哪条道路,做着什么类型的工作,无论在社会上处于什么位置,只要不是祖坟冒烟的天选之人,往后大概率都会开一个炸鸡小店,过着辛苦而庸常的生活直至生命尽头。

如果「炸鸡猜想」能够进入韩国词典的话,它的例句一定是这样的:

「太俊考上了首尔大学,恩熙当上了韩流偶像,我成为了三星职员,我们都有着炸鸡猜想般的人生结局。」


参考资料:

《韩国财阀经济对中国的启示(一)、(二)、(三)》,慕峰



《高考弃考现象与社会分层与流动》,吕想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824391.html



http://www.oushinet.com/china/eiec/20180724/296995.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